“你刚刚叫我什么?”

“泼……婆娘,怎么了?”

苍穹之光学院院长:“……”

冥火星系导师:“……”

“哟,我当是谁回来了?居然真是你,你个老不死的,居然还活着呢?”

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女声,正是负责接待新学子那名慵懒、性感的导师。

“晓臣!你回来了?!”

依旧是一名女子的声音,如果东方梓棠在此,定能认出来这名导师正是她的代理导师。

苍穹之光学院院长火冒三丈。

冥火星系导师已经溜了。

虽然只有四道天雷,但这四道天雷劈满时间足足耗费九十六个小时。在九十六个小时后,东方梓棠渡劫结束,并且迎接了上天的馈赠。

依旧是生命法则,当生命法则进入东方梓棠的丹田后,万花开放,绿竹青山,海里原本存在的生命气息也开始变成了一条条的游鱼。

清纯少女的清纯唯美图片

东方梓棠虽然当时抱着会有会在她丹田内诞生生命的想法将那条鱼人王的身体一部分放进去的,可内心还是觉得自己太过于异想天开,没想到竟真能诞生出生命。

也幸好有着两次生命法则的馈赠,否则东方梓棠可不知这些鱼儿们究竟何时才能诞生出来。

咳出了最后一口血,慕弦进入了东方梓棠的阵法中,一白色的披风披于东方梓棠的身上,紧随着,一阵暖流将东方梓棠包围。

这披风,竟有治疗伤势的作用。

“我无事。”东方梓棠笑了笑,可她嘴角却还流出了一缕鲜血。

她现在已经成功地突破到了灵界期,也成功地将修为稳固在了灵界期二阶。这一切,也都得感谢慕弦。

若不是慕弦帮她弄到了如此巨量的元水,她不会这么快就达到灵域期巅峰;若不是慕弦为她弄到了这么多秘境的门票,而且都还是有计划有规划的,她也不可能这么早地找到突破的感觉;更,若不是慕弦为她找齐了缺失的材料和药材,她甚至不知道找齐这些东西需要多久,更别提将修为如此稳定地稳固在灵界期二阶了。

看着东方梓棠分明身是伤却还是逞强说无事的模样,慕弦心中微疼,可是表面却是忍不住地一笑:“我也渡劫过,不必勉强自己。”

所以有多疼,他知道。

慕弦将东方梓棠公主抱起,东方梓棠本想要自己下来,却被慕弦直接用言语阻止:“便让我为你接风洗尘吧。”

说完,一发净身咒将东方梓棠身上的鲜血和污垢部都沐下,她重新恢复成了那个不染丝尘的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慕弦将东方梓棠抱回了他在东方梓棠闭关期间搭建好的住所,将她放于床上,为她将披风当被子盖好。

“我没这么虚弱的。”东方梓棠有些不好意思。

“若你身边只有你在,按你的来,可如今你身边有我,便让我照顾好你。”慕弦轻轻握着东方梓棠的小手。

她的手真小,好柔软,可偏偏就是这样一双小手,斩断了这世间多少荆棘。

东方梓棠因慕弦所说的话而感到错愕,慕弦见此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继续道:“我去给你备些好吃的,你好生休息,不许起来。”

于是东方梓棠被下了禁止起床令,在慕弦回来之前,她只能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本之前还未看完的书,接着看了起来。

这本书是一本理论知识书,是关于一种被认为是小众修炼法的修炼之道,可写书的人并不认为它是小众修炼道,他认为灵修也同样可以融合。

恰好,东方梓棠也是这样认为的。

慕弦回来了,他带回来了一桌美味,这些菜香气诱人,都是东方梓棠所从未见过的菜式。

“从虚拟网络世界买的。”慕弦解释道。

他虽出生在以女子为尊的雪圣国,但也是王爷之子出生,有些尴尬的,他可以说在厨艺方面十指不沾阳春水了。

“这一桌得不少灵石吧?”

“不多。”

灵厨所带来的收益虽快,但都有限,吃过一次就不会再次生效,因此价格不会太高——这个不高,并不针对寻常修炼者。对于很多修炼者来说,这一桌的灵肴便足够他们活到灵域期巅峰所赚到的副家当了。

这些灵肴都是一些助恢复的,东方梓棠是第一次吃,效果很好。

“慢点吃。”慕弦并非第一次见到东方梓棠吃东西,但他每次看到都会忍不住在心中轻咳几声。

梓棠吃东西虽然谈不上狼吞虎咽,却也……别具风格。看起来,与她平时的气质有所不符,可这便是她面对自己喜爱的一面吧。

吃完后,东方梓棠虽然没有被慕弦强制回到床上,却也不被允许离开他为她准备的贵妃椅。坐在贵妃椅上,东方梓棠同慕弦商量起了她最近爱看的那本书:“慕弦,你对于拟星之道有什么看法?”

所谓的拟星之道是一条大众所认为的小众修炼法,这些修炼者会研究宇宙中的星球,并且奢望自己能在丹田构造一个宇宙。

有人成功了,但也最多只是在丹田内培养了一条星河,实力大概相当于灵元期的灵修。这也是关于拟星之道的最强者了。

灵界期便可在大世界位面成为一方诸侯,灵元期更是能够成为一品世家或超一品世家这类世家的客卿,对于众多小众修炼道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成果了。

“我对这个之前并未有了解,不过刚刚在虚拟网络世界搜索了一下,算是个有趣的修炼小道,怎么了吗?”难道梓棠对这条修炼道感兴趣?

在东方梓棠的无数岁月中,她曾也专注研究过各类的修炼小道,但唯有这一条修炼小道,令她有过眸中一亮。

“我认为这未必是一条修炼小道,只是目前还没有灵修能够将其攻克。”东方梓棠将自己之前在看的书交给了慕弦。

这本古书还是洛君奕找给东方梓棠的,不过就连洛世家都认为这本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慕弦快速地了解了一下书中的内容,这书的作者所说的的确有可能性,但有些想法还是太过异想天开。

“莫非梓棠你想试试?”那这本书上所说的方法可不行。

“有何不可呢?”和红月在一起的时候失忆的东方梓棠竟然也自然地对天体产生了兴趣,并且对其一直有研究,“这书上的确是有些想法很不成熟,可我觉得,可行。”

只需要她大胆假设,小心试错,然后再推演,未必不可能。

慕弦不语,分明刚刚渡劫结束,她就应该好好休息,可是她不仅休息得不老实,居然还想弄一件大事情。

真是……

他伸出手,握住东方梓棠的手,一缕温暖的灵力开始对她输送治愈之力。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