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大草原。

李峰静静的坐在越野车上欣赏着美景,蓝天,白云,还有宽阔的大草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唯美。

经历了几个世界,李峰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美景,难免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心思,开车的马克都开得小心缓慢起来,生怕打扰了他的雅兴。

但是即便如此,这唯美的画面感,没持续多久便被一道粗俗的声音打破。

“特么的,为什么他们就坐越野车,而我凯爷却要骑大马,他大爷的,胯都给大爷抖疼了!”

王凯旋望着舒舒服服坐在越野车上的李峰几人,一阵的愤愤不平,虽然他非常忌惮李峰,但是他凯爷怕过谁,该骂还是得骂。

“哎哟,我的凯爷勒,你消消气,消消气这事我俩悄悄说!”

他到是不怕了,一旁的大金牙却是吓得冷汗直冒,忙是劝解道。

“我消个屁的气,要不是为了小丁,本大爷才不愿受这鸟气呢!”王凯旋依旧骂骂咧咧。

“是啊!要不是冲那美金的面,谁特么愿意来这破地方!”

大金牙眼神瞄了坐在越野车中的李峰一眼,见对方丝毫没有搭理自己两人的意思,反而越来越远后,忍不住松了口气。

红唇美女清纯范迷人美背私房写真

“我说你嘴巴放干净点啊,当年我和就是在这儿插的队!”

王凯旋不容对方侮辱自己心中神圣的地方,不由得提醒道。

“这可是你自个儿提的胡爷啊,我可没蹿蹬你!”

大金牙有些无奈,他可是知道这位爷正和那两位闹着别扭呢,要不然怎么会一个人来探着辽代古墓。

“呸,提他我就来气!”王凯旋愤愤的吐了一口口水,忍不住骂道:“这个没出事的东西,经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三下两下就让美帝女特务给策反了……”

正当他骂的兴起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走不走?”

声音轻柔却仿佛炸雷一般响彻脑海,原本还有些放松的大金牙瞬间打了一个哆嗦,汗毛竖起,忙不矢的点头喊道:

“走走!李爷您先走,我们马上跟上!”

“咦,千里传音?这家伙还挺厉害的!!”

相比于大金牙,王凯旋却是有些惊讶,这一手千里传音秘术他可是早有耳闻,没想到李峰也会这个。

“凯爷,别说了,我们快点跟上!驾!!”

“哎,我说你这没骨气的家伙!”

……

千里传音,李峰会吗?

显然是不会的,他只是想用真气将声音压缩成一线,提醒一下落后许多的两人,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

没有理会旁边一脸震惊的马克,李峰闭上了眼睛开始装起了高人。

半晌后,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呼和浩特大草原的一处平原,四周早已被环球矿业集团租下,打下了隔离带,一个个帐篷林立,就仿佛秘密基地一般。

众人一番见礼后,应彩虹一脸期待的望着两人。

“接下来,就看摸金校尉出手了。”

“没问题,您也不看看是谁,我们摸金校尉出马……”

大金牙闻言就想侃大山,但是目光望着一旁抱着惊鸿剑静静矗立的李峰时,瞬间说不出话了,冷汗直冒,他怎么忘了这位爷还在。

“行了!看我的!”

王凯旋到底是看出了自己这位好朋友的尴尬,翻了翻白眼开口道。

“是是是,看凯爷的,看凯爷的……”

大金牙小心的看了李峰一眼,讪讪笑道。

三天后。

轰!

一声沉闷的响动,尘土飞扬,随即一道声音从对讲机中传了出来。

“又不对,还是岩层!”

“咳咳,这刚刚跟着感觉走,一不小心大发了,咱们这明明找的是神女墓,这一兴奋找成龙穴了。”

王凯旋有些尴尬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这都是第九个坑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大金牙有些心虚的望了望四周,小声的拿着对讲机说道。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山是一重关,我特么!要怪就怪胡八一这混账玩意儿,这分金定穴一向是他的事,他要是在的话咱们早就找到墓门了!”

“行了,你们到底行不行啊,这都已经第三天了,居然连个墓门都没找到!”

王凯旋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原本还想抱怨什么,却是被洋子一脸不屑的打断,他是真的瞧不起这两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一旁的大金牙一脸尴尬,随即解释道:“哎,妹妹,不是你这样说的……”

“好了!”

看了许久的李峰,终于打断两人的争执,原本还想看看传说中的分金定穴的,没想到却是差强人意。

“李爷!”

见到李峰过来,大金牙和洋子也不争执了,连忙上前行礼。

“嗯。”

李峰点点头没说什么,随即对着大金牙示意道:“你让他看看身后!”

他记得原著中就是王凯旋在转身时,发现场景与自己二十年前逃出时一模一样才发现的墓道,现在应该也是如此。

“是是是!”闻言大金牙连忙点头,也不敢多问什么,拿出对讲机就对着里面说道:“凯爷,你看看你身后!”

“身后?身后有什么玩意儿?”

王凯旋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自己就是盗墓的行家,虽然分金定穴一知半解,但也不是常人能够随便指点的。

半信半疑的转过身,无意的一瘪却是让他的眼睛瞪的老大,眼前的一幕幕逐渐与二十年前的场景重合,激动的他忍不住大声喊道:

“有了,有了!开那肯定有戏!!!”

只不过面对他的激动,几个爆破工人却是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王凯旋接连的不作为,让他们彻底的失去了信心。

“嗯?!愣着干啥啊?你大爷,不信我是吧!!”

似乎明白了什么,王凯旋有些愤怒的吼道,先前他承认自己有些水,可这次是真的,怎么还就不信了啊!

“李爷?”

洋子试探的问道。

“听他的!”

李峰对着洋子点点头说道。

“是李爷!”得到李峰的首肯,洋子连忙拿起对讲机对着几个爆破工人吩咐道:“一切听他的!”

“是!”

爆破工人点点头,随即就是朝着王凯旋指着的地方跑去,开始准备爆破。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