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会非摇头道:“我……呵呵……我擅长画画。”

崔珏惊讶的道:“哦?真的?”

余会非道:“嗯,我擅长画蟑螂爬过的足迹。”

崔珏哑然……

然后崔珏将毛笔递给余会非道:“试试?”

余会非也不客气,但是拿过来之后才发现,这笔很沉,入手冰凉,给人一种铁棍子的感觉。

不过余会非的体力也有所增长,倒也扛得住,然后他大笔一挥在地上写出了一行如同拖布拖过似的痕迹……

崔珏看了之后:“你这,是被踩扁了的蟑螂在地上爬过吧?”

余会非老脸一红,干咳道:“没想到老崔也是此道高手,此中玄机一眼看透!”

崔珏彻底的无语了,瞥了他一眼道:“你能要点脸不?”

余会非摇头:“这个……真要不了。钢笔圆珠笔还凑合,这毛笔一下去,水就化开了,根本不会用。”

崔珏把笔拿过来,随手写了四个劲道有力的大字——不要逼脸!

长发清纯大眼美女菊花迷你裙气质迷人旅拍写真

然后崔珏问余会非:“你想学么?”

余会非吧嗒吧嗒嘴:“我觉得我在不要脸这条路上,不太需要深造了。”

崔珏咆哮道:“我说的是书法!”

余会非想想,自己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学学书法,貌似也没什么不好的。

以后没准还能装个逼啥的,最差也能打发时间!

于是,余会非道:“学!”

崔珏将笔递过来道:“一只手拿着,悬空十分钟。”

余会非哀嚎道:“老崔,这毛笔比板砖还沉呢,一只手拿着,悬停在半空几秒钟还行,稍微长一点,胳膊都断啦!”

崔珏道:“练字先练臂力、腕力,要的就是这个准头,你既然想学,那就坚持住……”

余会非苦笑道:“我咋感觉你这套说辞和当初教我板砖术的混混说的差不多呢?你这不会是个坑吧?”

崔珏瞪了他一眼:“别废话,就问你学不学。”

余会非道:“学,当然学了。”

崔珏点头,然后,他估计也不想看余会非这德行了,于是扔下一句:“运转蝉九鞘功法,坚持持笔一时辰!”

余会非一听,当场就嚎叫了起来:“不是说十分钟么?咋就变一个时辰了?我曹,两小时啊!”

崔久却根本不搭理他了,任凭余会非在哪哀嚎……

接下来的几天,余会非晚上去三楼修炼三小时,然后就跟着牛头马面抱着大石头满山跑。

然后就是白无常拎着柳条子跟在屁股后面抽……

白天则跟着崔珏练习书法,日子过得也算是充实,就是有点废屁股和胳膊……

唯一让余会非不开心的是,他的资质被各种嫌弃……

哪怕是修炼蝉九鞘这种顶级的人间功法,余会非的进步也十分缓慢。

当然,这是牛头他们说的,不过在余会非看来,自己的进步已经很快了。

以前跑个十公里就跟要死了似的,现在至少可以跑下来了……

再就是白无常虽然每次都能抽到他,但是他好歹提前能感觉到要被抽了,而不像最早的时候毫无反应。

随着一阵鸡叫,余会非爬了起来,推开窗户入眼是一片白霜,一阵冷风吹来,余会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赶紧掏出手机来看,好家伙已经霜降了,难怪外面白花花的。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声。

余会非低头一看,只见牛头一出门就摔了个屁股蹲,坐在那骂骂咧咧:“靠,竟然结冰了。”

这鼓寒风来的十分古怪,没有任何征兆,整个世界仿佛在一夜之间从深秋踏入了冬天的边缘一般。

又过去两三天,这两三天气温明显直线下降,每天早上起来都有白霜挂地。

这一天,大门外一个大喇叭响了起来:“白菜,大白菜!”

余会非赶紧跑了下去,推开大门,喊道:“老板,白菜怎么卖啊?”

不仅仅是余会非,不少村民都过来问价格来了。

虽然秀林是农村,但是这里终究也是一个旅游的地方。

所以住了很多外来户,这些外来户虽然租了房子,但是并没有土地,也无法种菜什么的。

平时从村民手里买菜,但是眼看着要入冬了,不储备点冬天的菜,对于山里人来说,还是比较痛苦的。

老板是个红脸汉子,看到大家上前来,直接拿着喇叭喊到:“三毛五一斤,要买赶紧的,我还得赶回去呢。”

三毛五,不便宜了。

往年都是两毛五,贵的时候三毛。

但是最近这一两年物价长得快,三毛五余会非也能接受。

余会非现在手里有钱,直接订了五百斤的大白菜,红脸汉子那半车的大白菜直接被余会非订购了一半!

红脸汉子顿时乐坏了……

然后红脸汉子将其他人的白菜卖了后,就帮余会非卸货。

一边往院子里搬,一边笑问:“小哥,五百斤够么?不够我那还有,都是自家的好白菜,又赶上了霜降,霜打了之后,这白菜特别的甜。”

余会非想了想后,摇头拒绝了。

他还有三楼,冬天的时候青菜不会断,之所以买这么多白菜,主要是为了腌酸菜,弄辣白菜什么的,冬天的到时候改善下自家的伙食。

红脸汉子推销了一阵子,见余会非没啥反应也就放弃了。

这时候黑白无常出来了,这两货直接从门里跳出来的,老板正撅着屁股在那放白菜呢,一抬头看到这两货,吓得差点魂儿都丢了!

哮天犬那货也是一肚子坏水,见老板吓到了,立刻把大门关上了……

结果红脸汉子一看门关上了,后面还有两鬼,吓得都快哭了。

余会非赶紧过去一人一脚,将两人踹开了,赔不是道:“老哥,你误会了,他们是我表亲。玩COSPLAY的,就是角色扮演。都是装的,不是真的黑白无常……”

红脸汉子仔细看看那两个不停拍打屁股上大脚印子的两人背影后,这才带着哭腔道:“这……哎呀……你们不能这么玩啊。人吓人,吓死人的……”

余会非连连说是,递上一根中华,红脸汉子的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他也没抽,直接别在了耳朵上,然后继续帮忙卸货。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