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两脚干净利落的废了蛟河双凶。

刑野脸色微微一变。

连一旁的一直妄图坐山观虎斗的樊家之人都坐不住了。

虽然蛟河双凶给收拾了,对他们樊家来还算是好事,毕竟少了蛟河双凶这样的强敌,得到两百年雪莲的机会就加大了。

但是再怎么蛟河双凶也是纵横西南多年的两个古武强者。

两个人的实力加起来不会比玄级初期的高手弱。

这样的强者,居然被特行处废就废了,连一点审判的过程都没有。

这明显是破坏了特行处和古武界平衡的一种做法。

因为特行处代表国家,代表官方。

要是官方可以这样随意的制裁古武界的人,那对于樊家这些古武家族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古武界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樊家的那个主事的老者站了起来,道“你们两个是特行处那个组的,什么名字?居然敢这样随意废人武功。”

慵懒午后的慵懒美女图片

“老头,你又是谁?敢对我们特行处做事指手画脚。”龙山撇过头,满不在乎的道。

“大胆!”

“放肆!怎么跟七叔话的。”老者身旁的樊家之人都怒喊出来。

“我看你们才是放肆,知道不知道你们在妨碍公务,要不要我把你们也抓起来。”龙山强势道,他现在就是在杀鸡儆猴,蛟河双凶落到他头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虽然他没有怎么混迹古武圈,但是仅凭和古武界的人几次接触,他就知道这个圈子完是唯拳头论,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

要震慑这群凶悍的人不能讲什么规矩,讲什么法律,必须是拿出绝对的强势和实力,镇压他们。

不然,这拍卖会迟早要生出事来。

什么猫三狗四的人都敢杀进白氏药材来整一出强买强卖来。

“好,好,真是后生可畏,就是你们特行处川东组的组长赖长义在我们樊家当面,都不敢随便抓人。”樊家老者沉着脸道。

“川东组是川东组,爷是川南组的,你们废话那么多,赶紧离开这里,现在开始,白氏药材归我们特行处保护了,要是拍卖会期间有人再敢闯入白氏药材,弄什么勾当,蛟河双凶就是下场。”龙山一口一个特行处的特顺溜,旗帜鲜明的直接将特行处变成了专门保护白氏药材。

让一旁的刑野嘴角直抽抽。

他虽然块头大,脑子也不是非常灵活那种,但能当上副处长绝对不是笨蛋,总感觉龙山是在拉虎皮扯大旗,上面的任务好像只是让他们来合川市镇压局面,不要闹出大乱子,不是来保护白氏药材的啊。

“竖子狂妄!”龙山如此霸道强势让樊家老者极为震怒,一股无形的气势涌起。

绝对比刚才的蛟河双凶还要霸道,是真正玄级高手的气息。

龙山丝毫不示弱,反而向前踏了一步,瞪着樊家老者道“老头,怎么,想对我们特行处动手,你考虑清楚后果没有?”

樊家老者脸色微变了数下。

目光又扫过倒在地上武功废的蛟河双凶,那股气势终究没有爆发出来,低吼道“行,我看你们特行处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我们走。”

樊家年轻那几人道“七叔,我们怕什么?”

他们很不服气,樊家在北雪市一向嚣张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灰溜溜赶走。

“走!”

樊家老者又厉斥了一声,那些樊家武者只能不甘的瞪了龙山一眼,跟随樊家老者离。

出了白氏药材。

那些樊家武者依然很不痛快,道“七叔,怕特行处干什么,大不了就干,那蛟河双凶怎么能和我们樊家比。”

“你们懂什么?”

樊家七叔皱眉道。

他走不是因为蛟河双凶被废,虽然这是一个因素,让他看到特行处的强硬,但是更大的原因是他看不透龙山,龙山从头到尾没出手,蛟河双凶是刑野打倒的,可是仅从刑野对龙山恭敬的态度,和龙山两次出脚废了蛟河双凶展露出一些痕迹,都证明这年轻人很不简单。

虽然他樊老七也不怕,可是现在连雪莲的面都没见到,就和特行处打起来,即使真赢了又怎样。一不心他们这边还要栽进几个。

现在合川市暗流涌动,强者众多,不是只有他们樊家盯着两百年雪莲,自损实力只会便宜他人。

而且,他想到了一个更厉害的借刀杀人的办法。

那特行处的子这么嚣张,居然敢以特行处名义挑战来合川市觊觎雪莲的强者,他真以为杀了蛟河双凶就能震慑住来合川市的强者了吗?

毕竟强者的手段是层出不穷的,尤其是那些灵者,法术,蛊毒,符咒等手段,更是杀人于无形。

到时候根本不用他动手。

那子必死无疑。

“你们马上将那特行处子废了蛟河双凶,并且嚣张白氏药材归他保护的话都传出,传的越广越好。”樊家老者下令道。

樊家那些人,眼睛一亮,他们不是傻瓜,明白了樊家老者的意图,一个个点头应是,飞奔而。

……

“教官,你这么做风险太大了吧,这完是把特行处推出当靶子啊,到时候组长肯定要怪罪我们的。”刑野看到樊家人离开后,立刻苦着脸道。

“哈哈哈,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死定了。”躺在地上的蛟河双凶怨毒的咒骂起来“敢废了我们丹田,又出这种挑衅的话来,你们特行处分分钟会被人踏灭,真以为你们特行处天下无敌的不成。”

“闭嘴!”龙山在蛟河双凶的脸上踢了两脚,将两人的牙齿踢碎。

他看向刑野道“你怕了?”

刑野脸色一变,连忙拍着胸口道“我刑野就没有怕过,而且我心里也早就不爽这些武者了,平常执行任务,对这些人还得顾忌这顾忌那的,不过我是怕组长生气。”

“赵乔要是生气,让她来找我就是,都是我的主意。”龙山道“没事了,你先押这两人回分处。

“是,教官。”刑野一手一个拎着蛟河双凶离开。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