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姐姐,你一直带着我,还这样去夺记分牌,一定累坏了吧?”陆菲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自己的绣帕递给了苏墨灵。

苏墨灵接过绣帕,绣帕上绣着两只奇形怪状的鸟,苏墨灵暗自猜想,这可能是陆菲自己绣的鸳鸯,只是这绣工……委实太差了。

“嘿嘿,这是我自己绣的,爹爹当时看着可气了,”陆菲做了个鬼脸,“我爹爹是大将军,不过我却只是姨娘所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明明不喜欢我,可说通了爹爹让我习武,真是搞不懂。”

听着陆菲说的话,苏墨灵想起了自己在墨焰国名义上的母亲,当时她提出要学武的时候可是遭到了柳目晴的强烈反对,因此她也明白了为何陆菲的主母会让她去习武。

只是陆菲家中那位主母一定没想到,陆菲这丫头竟然会喜欢上武术,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那位主母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可怕存在。

“苏姐姐,你怎么不擦汗呀?是不是也觉得菲儿的绣工太差了?”陆菲不解道。

苏墨灵摇了摇头,故作擦汗,可事实上……她却根本没有流汗。

这时,天羽国的两位贵女途经了此地。

“你们二人为何坐在这里?不去狩猎吗?”葵婧问道。

苏墨灵并不想理会二人,陆菲则坐上树上荡着双腿:“当然是因为没有去狩猎的理由了呀。”

葵婧一愣,旁边的宋岚则是轻蔑一笑:“还算你们有自知之明,葵婧,别和她们说话浪费时间。”

“哦……”

悠闲美女清凉午后唯美惬意户外写真

之后,天羽国的二人便离开了她们,继续狩猎去了。

陆菲大惊:“什么叫还算人们有自知之明?!”

苏墨灵噗嗤一笑,原来这不姑娘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竟然没理解到有双层的意思。

森林外峭壁上,蓝娘子手轻轻一挥,森林外无数的虎笼被打开,一声带着威压的怒喝趋势之下,受到惊恐的老虎们纷纷逃入森林之中!

“主人!”

有女官想要劝阻,却被旁边的人拦了下来。

“贵女们都在前几日的试炼中学了轻功,这些蠢虎都不会上树,奈何不了她们的。”

“可是这些是饿虎,它们成群结队,狗急了还会跳墙,虎急了谁知道它们会怎么样呢?”女官还是心急。

“那就直接和她们的武馆说……笨死了呗。”蓝娘子看着自己的修长的指甲,丝毫不在乎里面贵女们的生死状况。

蓝娘子不敢小看苏墨灵,毕竟那是林神医的关门弟子,且又能用银针伤害到她,所以她做了两手准备。

如今众贵女们已经进去了两个时辰,却无一人来求救,这说明里面的贵女们都还相安无视地在自由发展,这可不是蓝娘子想看到的局面。

“可是少主……若是这位贵女们出了什么事,惊动了城主大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女官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蓝娘子亦在听到城主大人四个字的时候眼眸变得冰冷,过后,她的身上甚至出现了些许杀气,她回过头来看向了那名女官。

“少主赎罪!”女官被蓝娘子的眼神吓得更是发抖,她赶紧跪地磕头祈求蓝娘子的原谅。

“哼,”蓝娘子冷哼一声,“死几个小女孩这种事情,他还不会勤快到亲自出面。至于你……”

“少主,元女官的母亲曾因为守护蓝城而牺牲了,还请少主轻罚。”杨女官为她求情道。

蓝娘子咂了砸舌,可惜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让你去陪那群饿虎了,拖下去,打一百棍吧。”

“一、一百棍……”元女官听到后,差点昏厥了过去。

身为一个修为仅仅是武者的女官,一百棍能让她足足丢掉半条命了。

可在这个世界,权力便是一切,在蓝城,蓝家人才是天,即便是让她去死,她又怎能违背呢?

萃玉林中,夏初音姐妹二人和乌冠临好不容易擒下了一只鹿,结果发现鹿身上却没有了记分牌。

“又没有?”夏初音皱眉。

她们的狩猎成功率确实提升了,可她们每五次行猎总有那么一次无功而返,特别是像鹿这种行动格外快让人看不清身上是否有记分牌的动物,更是让她们头疼。

“这……这是什么动静?”夏初乐躲在了夏初音的身后。

忽然,远处传来了大量的动静,树枝土地动摇,百兽嗷叫。

“我去前面看看。”乌冠临皱着眉,向前方走去,她拨开草丛,一眼望去。

“怎么了?”夏初音问道。

乌冠临愣住,她张大着嘴,瞳孔放大:“是……是虎群!”

“虎群?哪来的虎群?”夏初音不信,也跑到前方来看。

“老、老虎!”夏初音立马往后跑,“快跑啊!我……我不能死在这里!不能死在这里!”

她还要成为玄清国第一的名门闺秀,还要嫁给太子哥哥,还要成为皇后……怎么能死在这些老虎的嘴下!

刚从一只老虎身上夺得记分牌的雪圣国四人也意识到虎群来袭,不过却不像是玄清国一样慌张,她们冷静地跃上了树枝,俯视观察着下面的虎群。

“水烟姐姐,不是说只有十只老虎吗?怎么一下多了这么多?这粗略看上去,至少有二、三十只啊。”关雨不解。

洛水烟摇了摇头,她也想不到为何会突然多了这么多老虎。

“水烟姐姐,你看,这些老虎身上都有记分牌,虽然来得蹊跷,但既然有记分牌,也不算是来历不明,想必是试炼中的特殊一环。”曲晴观察道。

洛水烟一看,果然这些饿虎身上发现了记分牌,她微微皱眉:“原来,蓝府的后招在这里,只是连我们雪圣也不敢冒然同时敌二虎,其他国家又何……等等,莫非……?”

曲晴面色也是凝重:“怕就是冲着主人来的。”

“那……那我们得赶紧寻到主人啊。”关雨急道。

齐燕重重地拍了一拍关雨的脑袋,甚至让关雨吃痛了起来:“齐燕姐姐!你干什么啊?”

“主人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哪用得着你担心?”齐燕骄傲道。

“咦……没看出来,齐燕姐姐你都这样信任主人的呀。”关雨一边笑着,一边半调侃着齐燕。

“我……”齐燕哑口无言,能得逞强道,“她可是我齐燕的主人,可用不着我担心。”

洛水烟和曲晴看了,也是一笑。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