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瑄殿

福文婧从回宫来后,就呆在璟瑄殿一直没有出去,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

月荷在去内务府领东西的时候,听到了楚妃被龙星澈降级的消息后,便回来马上把她听到的事情告诉了福文婧。

“娘娘,楚妃因为拿着他们家祖传的免死金牌,去朝晖殿为她哥哥求情,被皇上给降了美人!”

“什么?果真吗?”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皇上亲自当着文武百官做下的决定,奴婢还能诓骗你吗?”

福文婧在得知楚妃被龙星澈的处理结果后也是比较意外的,李荣海被龙星澈处分,是她意料当中的事情,但是连同楚妃也受牵连,被降为美人的事,还真是让她没想到!

月荷看福文婧拿着一沓手写的纸张,本来在认真的看着,在听到她告诉的事情后,若有所思的样子,便说道“娘娘,这下那个楚妃,不,也就是现在的李美人,应该为难不到我们璟瑄殿了!”

“她为难我怎么样?不为难我又如何?我现在还不是还活的好好的。以后关于那个现在所谓的李美人的事情,你少打听,也不用为那边操心,凡事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福文婧说完,把注意力又放回了她拿的那一摞纸上面!

“是,奴婢知道了,娘娘这些东西看了一天了,看的那么入迷,连饭都来不及吃,能告诉奴婢,您看的是什么吗?”月荷看福文婧望着那一沓纸,看的那么入迷,甚至连一直为难她的楚妃的事情,都不想在意了,越是好奇了!

福文婧看的那一沓纸,其实就是李修文在盛洲对抗瘟疫的时候,所整理的诊治经验记录,福文婧拿回来后,决定将自己得到的一些经验和李修文的记录,做一下碰撞,然后找出共同点,以及彼此多出来的经验,整理出一本有关此次瘟疫方面的医书。

刚把心思又投入到里面去的福文婧,被月荷这么一问,怔了一下,才说道“额?哦!我是在整理我这次去盛洲抗瘟疫的一些经验和方法,准备写本医书。”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哇,娘娘,你好厉害,还要写医书呢!奴婢真是越来越崇拜娘娘了!”月荷望着福文静一脸的崇拜!

福文婧看着月荷夸张的样子,好笑的说道“你也太夸张了吧!我没那么厉害,况且这些经验和治疗方法,也都不是我一个人记录的。”

月荷将那些被福文婧放乱的纸张,重新整理好了之后,说道“那也是娘娘您有条件写医书,换了旁人,写了医书也不一定能成功呢!”

福文婧看着月荷为自己操心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卉影和月荷都是伺候自己的人,虽然两个人同样对她很体贴。但是卉影总有她自己的小心思和性格,唯有月荷一直心无旁骛的细心照顾着她,从来不曾有一丝的懈怠心思。

她在重回璟瑄殿的时候,已经把和离契约给找了出来。那份契约就在她进宫的时候就一起带进宫来了,一直藏在寝殿的大花瓶里面。

福文婧觉得她和龙星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从她失子后,龙星澈就简简单单的放过了楚妃,还把她给弄伤了,她就伤透了心!也做出了最终决定,是将这份契约拿出来,彻底结束二人关系的时候了。

“娘娘,你一直在看着奴婢什么呢?”月荷帮福文婧整理好那一沓纸之后,看着福文婧一直望着自己发呆,便好奇的问着福文婧!

经过月荷的询问,福文婧也反应了过来,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哦,没什么!月荷,从我入宫,你就一直照顾我,我虽然没有跟你说谢谢,但是我对你一直是心存感激的。如果我可以为你做什么事情,你就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绝对会努力去做的!”

月荷听了福文婧的话后,连连摇头说道“娘娘,您别这么说,奴婢怎么可以让你帮奴婢做事呢?娘娘,您身份贵重,只要好好的和皇上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奴婢就很高兴了!”

福文婧听了月荷的话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想,自己明明下决心就要离开了,月荷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还真是讽刺呢!

“月荷,你有没有想过出宫去生活呢?”福文婧觉得月荷刚才的话她没法接,便岔开话题,开始和月荷聊别的事情了!

月荷面带无奈的说道“娘娘,奴婢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宫了,奴婢已经二十六岁了,皇上也没有要放奴婢出宫的意思。况且奴婢在宫外已经没有亲人了,出了宫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还不如这辈子就陪着娘娘,伺候您这么心地善良的好主子一辈子呢!”

福文婧听着月荷想让她在宫里呆一辈子的话,低下头暗暗叹息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月河的脸,认真的说道“月荷,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如果我哪一天不在了,你就回皇上身边,再继续照顾皇上吧!”

“娘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你不在了?娘娘,您今年才十六岁,正是人生大好的年纪,身体健健康康的,皇上又那么宠你,您不可以

说这种话气话的?”月荷看着福文婧看着自己认真的样子,感觉福文婧仿佛有些让自己抓不住她的心思!

福文婧见月荷三句离不开提龙星澈,她只好借由这次去盛洲的事情借题发挥了。

“月荷,这次盛州之行,我也看透了许多事情。凡事都有万一,我在盛州诊治瘟疫病人的时候,有些也是家里年轻力壮的大男人,可是只是这么一场痢疾瘟疫就被夺了性命。抛下了一家的妻儿老小,难道他就想这样吗?他也不想!可是有些命数,就是上天注定的事情,你不想接都没办法!”

月荷面带复杂的看着小小年纪却说出如此一番老成话的福文婧,她总感觉福文婧对有些事情,有些异于同龄人的独到见解。

“好了,我们不要再谈这个让大家心情沉重的话题了,聊聊别的吧,我不在时,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福文婧适时的终止了话题。

她觉得自己就这样用聊天的方式和月荷道别,然后临走的时候再送给她一些东西,也算是报答她尽心尽力照顾了自己这么久的情谊了!

yuezhiwurejunxxiuxiangtao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