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墨出现,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一身大理寺卿正品官服的京墨,一身的正气凛然。

加上那严肃的帅气,简直让多少在场围观的少女看呆了眼睛。

半夏上前:“哥哥。”

看到半夏,京墨哪里还有之前的威严。

他眼里满满都是宠溺与温柔,那身官威在半夏跟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伸手摸摸半夏的脑袋,脸上挂上笑意满满的宠溺。

“身体不舒服不在家里休息出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吩咐的哥哥去做吗?难道的哥哥们都是个摆设?”

半夏知道哥哥们都宠自己,所以只要是自己的话他们都是言听计从的。

可是自己也不想太麻烦几位哥哥,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

为了不让大哥担心于是道:“哥,我只是想出来走走,恰巧碰到这件事罢了。”

京墨刚出现的时候就像威严的天神,让人不敢触犯。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可当他对半夏如此温柔宠溺之时,让众多少女都羡慕的不行。

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会有这个幸运嫁给风神俊朗的大理寺卿京墨。

要知道,京墨不光位高权重将来还是侯府的当家人,也就是继承侯府爵位之人。

薛大人看到京墨,如同看到救星一般。

立刻上前道:“大人,这件事还是您来处理最为妥当,下官处理起来有些棘手。”

京墨冷冷的看他一眼,仿佛能将他的心思看穿一般。

直言不讳道:“什么棘手不就是不想得罪人?怕本官不怕。”

说完他面色一冷道:“来人,将这些罪犯通通带回去严加审理。”

秦月朗被京墨带出来的官差给抓起来,当时就吼道:“我可是秦国公府的二公子,们敢抓老子老子定让们好看……唔……”

最后的声音,直接被官差用破抹布给堵住嘴,让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京墨一声令下,那群人一个不留的被带走,交代了半下几句也跟着回去审理案子了。

半夏看向芍药道:“赶紧先将缅怀带回去给他上药。”

芍药立刻点点头:“小姐,谢谢。”

半夏无奈的摇摇头:“我之间何必言谢,那样就太见外了。”

秦缅怀上前冲着半夏人生一鞠躬道:“安国郡主大恩大德在下永生难忘。”

半夏冲着他摆摆手:“我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一个要求就是此生好好对待芍药。”

秦缅怀郑重的点点头:“即使郡主不说,在下也绝对做到。”

芍药却心里有些酸酸的,刚想要开口又被半夏制止。

“傻瓜,天大的事情有我呢,难道不相信我的医术?”

芍药诧异的看着半夏:“小姐您都知道了?”

半夏点头:“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一辈子,为了我什么都肯牺牲我又其实呢薄情寡义之人?”

芍药当时眼睛就红了,低着头:“小姐,奴婢让担心了?”

半夏握着她的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们回去。”

“……”

宫内。

皇后的寝宫,秦月华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

这半月以来的折磨与痛苦,让她心生疲惫。

自己的双腿永远都站不起来了,如果不是太子哥哥天天陪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活。

他恨过太子哥哥,可是太子哥哥说站到他的那个位置如果不登上高位,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半夏是太子哥哥登上高位的踏脚石,是她冲动了。

太子殿下这半月以来的温柔缱绻,让她忘记的被打断腿的恨。

月北影走过来,她坐在轮椅之上不由自主的会被内那抹身影给吸引。

“太子哥哥。”秦月华身出手。

月北影忍住内心的不喜与恶心,低声道:“今日可有好些?”

秦月华点点头:“太子哥哥天天陪着,月华自然是好的更快些。”

月北影嘴角勾笑:“能快点好,哥哥就放心了,都是哥哥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不得不牺牲。”

听到月北影如此说,秦月华赶紧摇摇头:“不,太子哥哥不是的错,是月华鲁莽了,怪只怪那心狠手辣的半夏。”

月北影心中升起一抹嘲讽,还真不愧是皇后的侄女。

明明是自己的错误,却总会找一大堆的理由去怪别人。

若不是他们起了杀心,又怎会遭受到这样的境遇。

“好了,我们谁也不要在说自己的不是,这一切,一切都会过去的,相信太子哥哥未来会更好。”

秦月华对月北影的话,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

她点点头道:“太子哥哥,我会等到那一天。”

说到这里,他抓着月北影的手更加的紧:“太子哥哥,不会让我等太久的对不对。”

月北影点点头:“大婚的日子已经定下了,很快那一天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才会是我真真正正的太子妃将来的皇后。”

秦月华想到将来不久半夏就会凄惨的死去,心里就产生一抹快意。

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太子妃,将来的皇后心里更是得意。

即使自己残废又如何,将来还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真正的凤。

想到将来自己能够一飞升天,让所有人都仰视自己,还有太子哥哥的独宠她心里就美滋滋的。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皇后才走进来。

她看着秦月华的眼神总是带着一抹慈祥的笑意,还有那抹不去的心疼。

“好了,太子哥哥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也好好休息。”

秦月华有些舍不得,可是自己不能耽误太子哥哥的政务生怕被太子哥哥给嫌弃。

于是一副很乖巧的模样道:“知道了,太子哥哥您快去忙吧,月华要小睡一会儿。”

月北影点点头,看向皇后捕捉皇后那满眼心疼与慈祥的眼神总觉得怪怪的。

这种眼神他从未在皇后的眼中看到过对别人如此,只有见秦月华时才会如此。

难道是……

想到这里,月北影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觉得有必要弄清楚。

他出来的这段时间,虽然被皇后的人时时刻刻盯着,可也暗中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而且从来都没有让皇后发现过,他伪装的越好皇后对自己就越发的放心。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