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仁冷哼一声“陈先生此言,未免太高估何家人的品行了。何家一向野心勃勃,对我们傅家也是觊觎许久。若是我们傅家真和陈先生你牵扯上的话,何家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到时候,陈先生这个外地人大可以身而退,但我们傅家的根脚基业可在西恒市内,想退都没法退,只能任何家鱼肉。所以说,交易什么的,就免了吧,还请陈先生谅解。”

傅仁这番话,语气不卑不亢,听上去是大义凛然。

可字里字外,都透露出一种对于何家的畏惧。

这也难怪,毕竟何家乃是西恒市乃至整个汉西省的第一势力。

傅家常年处于何家的阴影笼罩之下,有这种畏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陈遇却直接笑出了声。

傅仁脸上升起一丝愠怒“你笑什么?”

陈遇摆了摆手,脸上还带着笑意,说道“抱歉,无意冒犯。我只是想说,傅家主真的不用担心,何家是绝对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们麻烦了的。”

傅仁冷笑道“陈先生说得倒是轻松。”

陈遇微笑道“不如说——现在的何家,只剩下几只臭鱼烂虾而已了,你们傅家不去找他们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又哪敢来主动招惹你们啊?”

傅仁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疑“陈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遇说道“何森死,何文镜亡,何家上下,几乎所有的核心成员都已经挂掉了,包括那几个武道先天,剩下来的那些人,大多是臭鱼烂虾,修为能有大宗师已经是顶天了。我想堂堂傅家,应该不会惧怕那种大宗师级别的小虾米吧?”

长发美女格子长裙白嫩肌肤居家搞怪写真图片

此话一出,震惊场。

傅仁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旁边的傅义也露出了无比惊骇的神色。

周围那几个傅家成员,也泛起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整个会所大厅陷入一片死寂,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良久。

傅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何森和何文镜都冲了?何家那些武道先天也都挂掉了?”

陈遇淡然点头“没错。”

傅仁惊呼道“这怎么可能?那个何森可是混元归虚级别的武者,而且闭关的那座何家园林之内,据说还有着一个可以匹敌混元归虚的阵法,另外何家还有几个配合之下堪比混元归虚的武道先天。何家有如此底蕴,岂会说灭就灭?这不可能!!”

陈遇说道“你们傅家在西恒市内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总不至于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点感知都没有吧?”

傅仁浑身一颤,想起了之前他父亲对他所说的话——

昨天在何家园林方向,爆发了一场涉及到六七个混元归虚的惊天大战。

在那场大战中,有两道混元气息直接消失了,也就是说——有两个混元归虚级别的武者陨落。

难道何家的那个老混蛋何森,就是其中之一?

想到这里,傅仁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这种事情,你是从何得知的?”

陈遇淡淡道“很简单,因为我就是那场大战的参与者之一,何森也算是间接死在我手上的。”

傅仁大惊“此话当真?”

陈遇反问道“你觉得呢?”

“……”傅仁陷入沉默,内心一片混乱。

问他?

他哪知道啊!

如果是一般的青年跟他说这种话,他肯定是打死不信的,非但不信,还要一巴掌扇过去呢。

毕竟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说出这种话来,能糊弄得了谁?

然而,眼前这个青年的名字叫陈遇。

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字。

年纪轻轻,便成为了江南省的第一人。

傅仁没有听说过太多陈遇的传奇事迹,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那些事迹都被武管会给封锁起来了嘛。

一般的势力想要突破武管会的信息封锁,得到陈遇的真实情报,还是相当困难的。

至少,傅家是做不到那一点的。

但傅仁知道一件事——陈遇杀了何子坤!

何子坤是什么人?

是何家寄予了无限厚望的嫡系子弟,是年纪轻轻就突破到了先天境界的大天才,甚至还有望在四十岁以前冲击混元归虚境界呢。

何家对何子坤的看重,整个汉西省,不,整个五汉之地都是有目共睹。

甚至可以说,何子坤已是铁板钉钉的何家下任家主。

然而,这个承载了何家无限厚望的天才,却死在了江南省,死在了陈遇的手上。

陈遇此举,无疑是亲手粉碎了何家的未来。

如此仇怨,可谓是比天还高,比海还深,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而在这种情况下,陈遇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这里是哪里?

西恒市!何家的大本营!

陈遇前来西恒市的事情,绝对瞒不过地头蛇何家的耳目,何家也肯定会采取动作。

然而,陈遇还是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此处,来到了傅仁面前,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小小的细节,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难道何家不知道陈遇来到了西恒市?

不可能!

陈遇可是何家恨之入骨的大仇人,何家怎么可能不关注他的动向嘛。而只要稍微关注一下,陈遇来西恒市这种消息根本瞒不过何家的耳目,毕竟何家可是这里最大的地头蛇啊。

亦或者……何家和陈遇和好了?

更不可能!

两者之间的仇怨,不死不休,不共戴天,根本没有和好的可能性。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最后一个解释了。

何家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即便知道陈遇在这里,也没办法采取动作。

也就是说——陈遇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想到这里,傅仁立即攥紧了双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何家可是汉西第一的势力,若是真的垮掉了,那么空出来的将是多大的一块蛋糕啊?

他们傅家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能赚个盆满钵满呢。

到时候,不说汉西省第一,西恒市内第一,总是可以的吧?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