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城北,一片相对平坦的草地上,有两道身影正在快速的变换着,时而紧紧的贴在一起,时而一碰即退,仿佛暗夜中的舞蹈若即若离。.雅文吧

“暗影!不愧是暗影,身法太过于诡异了!”

“火云,不必如此,本公子知道你没有用上力!既然要战!那就战吧!虽然咱们都是杀手界之人,那就来一回杀手对杀手吧!”

“好!多少年都没有与这么强大的对手交战了!也罢,那就看看本尊的火云剑气吧!”说话间,也不知道那火云是什么时候取出的长剑。

话随剑至的同时,整个夜空中也是划过一道火红的白光,紧接着,在暗影的身周就是无数道剑气,快速的涌动着。

“火云剑气!放!”

“竟然一上来就下杀招儿!看来你是真的想杀掉本公子!”眼见着自己的身形被无数条白亮的剑气包裹着,那暗影知道不好,身形也是如同急风般的快速飘飞着。

“好一个急退!看来你暗影的身法已然到了运用自如的地步!不过,你以为这样便可以躲过本尊的火云剑气,那你还真的不佩称做暗影如血!”

“好狠的招法!原来你的剑气中还有变化!火云,你这是邪术!看来,今后你便是火云邪神了!”

“哈哈哈!不管是什么!本尊这一回都赚大了!毕竟能够将你这个杀手界的精英干掉,已然是无数风光之事!怪就怪你自己太轻敌了!还以为本尊会试探着攻击!”说话间,那火云也是将自己的火云剑气发挥到了极致,而且更要命的是,在那些剑气之中,竟然还隐隐的有白烟泛出。

“你,你竟然还下毒!真是太阴险了!”本想多说几句,但发现空气中有一种难闻的气体,那暗影自知不好,所以也是身形再度暴退。.

然而,这一回,即便是他的速度极快,也躲过了那些有毒气体,可从剑气中衍生出来的橘红色剑气却是凌空落下!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面对这样的死局,暗影也是也心中发苦,毕竟就像火云所言,如果不是自己轻敌,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结局。但现在局势已然定下,说其它的已然晚了。

“哈哈哈!本来这一回是想对付那个靳商钰!到底看看他有多可怕!不过遇到你,那这些手段就留给你享用吧!”

“火云,无耻!”

“无耻!难道在杀手界混,连无耻二字,你暗影都不会写吗!还是说你想洗白!不用了,今天本尊就让你变回那个正常的公子哥吧!”说到最后,那火云的身形也是极速的抖动着!手中的长剑更是喷薄出如梦如幻的白亮剑气!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也是缓缓的传来,仿佛是从远古而来的声响,又仿佛就在眼前,想躲也是让人有种躲不开的感觉。

“火云!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看来是我等高看了你!”

“你们,你们想多管闲事吗!说来,这与你们无关!我火云一向是恩怨分明!”

“恩怨分明!说的真是好笑!想来,这个暗影也是这样理解的吧!否则怎么会落入你的圈套之中!”

“好!你们想怎样!”

“放开暗影!尔后你们公平一战!谁胜谁负,我们兄弟一句话不说!否则后果自负!”

“你,你们这是胡闹!老子好不容易才算拿下暗影,你们竟然这样的妇仁之仁!真是天大的笑话!还是等本尊废了他再说!”某一刻,就在七道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二人的身前时,那火云也是下了最后的杀招儿,整个人都是变的暴怒异常,而刚刚还是红白相间的剑气已然再度加上了一道暗黑之色。

虽然众人看不太清楚,但大家都能够感受到死亡的威压!

“找死!啊!老大,这,这剑气中有毒性!”

“大家别动!看老夫的!”说话间,就在自己的兄弟被那剑气逼退之后,有天杀之称的老者也是身形一闪来到了交战双方的近前。

“天外有天!”

“你,你竟然!啊!”某一刻,就在那老者的一声大喝之下,一股强大的暗劲也是快如奔雷般冲向了正在进攻的火云身上。

顷刻间,那火云身上受到重创,整个人也是被轰出去有三米之远。

当然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暗影也是被剑气扫到了左肩。

“你,你们七个,等着!本尊不会放弃的!另外,告诉你们,放过暗影将是你们最大的过失!相信石崇也不会饶过你们的!”

“饶过!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对我们兄弟说这两个字!快滚,再不滚开,只有死!”某一刻,就在那火云还想多说点什么的时候,南岭七杀中的老六已然身形一展扑向了对方。

然而,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那火云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招法,竟然再度发动出强大的剑气。

因为怕被剑气中的毒气碰到,所以众人也是没有再追击。

“暗

影,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被他的剑气所伤!不过这毒气也够厉害的!那个,为什么,我的眼睛睁不开了!”

“不对,是毒气起作用了!老七!你,你怎么也倒下了!看来是老夫手软了!就应该将其拿下,逼其拿出解药!”

“大哥,咱们先别自责了,还是看看他们两人中的是什么毒!”

“不行,这里的环境太复杂了!毕竟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医治!否则,算了!走吧!带上他们两人!”某一刻感受到火云剑气中的毒气之厉害后,那南岭七杀中的老大也是下达了一道命令。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又一道声响也是缓缓的传了过来。

“算啦,还是到本公子这里看看吧!都中毒了,如果走远了,气血相冲,就算是得到救治也无力回天!”

“你,你是谁!”

“对不住了!各位!你们在本公子的地盘儿上玩了大半夜,难道就不知道本公子也愿意玩耍吗!”

“原来是靳商钰!其实,你不来,我们才觉得不对劲儿呢!来的正好!说吧,是敌还是友!还是说,你想追究点什么!”

“老大哥说笑了!其实,刚刚的一幕,本公子也是正巧碰到!还是先把两位兄弟抬到营帐中治疗吧!”说话间,暗夜中火折子一闪,一道身影也是缓缓的出现在众的身前。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赶到这里的靳商钰。当然了,虽然人未到,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逃过靳某人的法眼。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