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个礼拜,姚安程已经把姚家大部分生意了解清楚。

范维新刁难姚安程的那些小伎俩,效果越来越不明显。

如果是很小的琐碎事务,姚安程会直接吩咐其他员工完成。

虽然姚安程和大家一样坐在格子间里,但是谁都知道他是姚刚的儿子,也就是姚氏的太子爷。

没有任何一个员工会不完成太子爷吩咐的工作。

至于见客户这样的事情,姚安程也是做了调查后分了类比,最为重要的客户他都会亲自拜访见面,也不过是几天时间,姚安程已经和姚氏的几个重要客户相处成了不错的朋友。

范维新越来越着急,他看着外面春风满面的姚安程,恨不得立刻冲出去赶走他。

“姚刚呢?还没找到么?”

放下百叶窗,范维新咬牙切齿的问道。

阿豪摇了摇头,道:“林海那边我已经都查过了,根本没有姚先生入住的信息。不过……”

“什么?不过什么?”

“不过,我查出来,在姚先生离开的那天凌晨,余晚半夜开车出去过。我在想,会不会是余晚半夜把姚先生给送出去了?”

清纯美女合集

“半夜?!”

范维新想到那天早晨他接姚安程的时候,还跟姚刚说过话,道:“这不会。那天早晨我还和姐夫说了话。说要去度假也是那天早晨提出来的。”

范维新虽然否定了余晚半夜送走了姚刚,但是他又直觉这件事和余晚脱不开关系。

余晚,这个女人出现后很多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掌控。

“余家那边怎么样了?”范维新问道。

“余晚的大妈死了,好像她的奶奶身体也不好。”

“大妈?奶奶?怎么会是他们?”

范维新想了想,说道:“你去订两个东西,就这样……”

阿豪听完范维新的办法后,眼中流露出诧异。

再看办公室外意气奋发的姚安程,他不由有些同情了。

那个男人大概很快就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

晚上,姚安程带回来了一份计划书和资料。

这是有关智能和再生的一个高科技项目。

申请人是一个高校的博士,他原本可以跟学校申请,但是因为这个项目太前瞻,而且里面的一些实验计划都太大胆,所以学校以风险过大为由拒绝了。

这位博士四处碰壁后,把目光投向了姚氏的天使计划,并且投递了这份计划书和相关资料。

“晚晚,你说AI和再生有没有可能共存?”

“啊?”

余晚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在厨房煎蛋,她一个分神把手指给烫了。

“你怎么样?手指没事吧?”

姚安程立刻丢下手上的资料,喊了佣人拿医药箱。

“下次不许再做饭了。”姚安程捧着余晚的手小心翼翼地吹了吹,心疼问道:“疼吗?”

余晚连忙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有些尴尬说道:“不疼,没那么夸张。”

“晚晚。”姚安程重新把余晚的手拉回来,认真说道:“咱们结婚也有一个多月了,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么?”

“啊?没有啊……”

“那你记住,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人。哪怕是世界发生灾变,你也会在我身边。”

“……”

“好好的世界会发生什么灾变啊?”

余晚是真的受不了人类的甜言蜜语,她趁着佣人拿药箱过来,赶紧岔开了话题:“对了,你刚才说的项目是什么?”

刚才姚安程提到了AI再生项目,让余晚吓了一跳。

她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快的没有让她捕捉到。

“这个项目我一定会投资。”

姚安程指了指余晚的手指,说道:“我老婆万一哪里留了疤,那有了再生技术就不怕了。”

还有他的腿,按照这个计划书上附带的说明,这项技术成功后,他的腿完全可以康复。

那时候,再也不会有人嘲笑余晚嫁给了一个瘸子。

……

第二天,余晚起床的时候姚安程已经去公司了。

最近这段时间,姚安程完全找到了工作节奏,余晚一方便替他开心,另一方面自己也觉得有点无聊了。

下午的时候,她抽空回了一趟爸妈家里。

“晚晚,你来的正好。”

林彩霞和余广发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个人都有点面红耳赤:“你说说,这个咱们应该去么?”

“什么啊?”余晚拿起林彩霞手里的一张请柬,只见上面写着陈俊的名字。

“陈俊要结婚了啊?”

“可不是么!没想到陈梅倒是厉害,把请柬给送过来了!”

林彩霞想起陈梅和陈俊当初一分彩礼不给余晚,还在家属院各种内涵自己闺女的那些事,她就一万个不舒服。

以前林彩霞身体不好,再加上家里经济条件差,很多时候她能忍就过去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女儿嫁入豪门,儿子也进了女婿的公司做事,算是有了稳定工作,再加上当初姚家给的丰厚聘礼,林彩霞现在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日子好了,兜里有钱了,林彩霞想起过去种种越想越不能忍。

余广发劝她大度一点,可是林彩霞觉得她凭什么要大度?

以前她穷的时候是不得不忍让,前半辈子她是在委屈里老去的,现在她是一点委屈都不想再受了。

“陈梅可真有意思,当初想着一毛不拔娶你,现在又想从咱们手里要礼金?她怎么那么会算计呢?”

“……”

余广发和余晚交换了下眼神,父女二人默契的选择了沉默。

“晚晚,这不许去!去干什么?给他们送钱?太欺负人了!”

“……”

“还学你在安盛大酒店办婚礼!”

余晚提醒了一句:“妈,听说陈俊找的女孩子是个白富美呢。”

“什么白富美?!她再富有安程有钱么?”

林彩霞身体好了之后,脾气也大了不少,道:“我告诉你啊,不许去!你要去我跟你急!”

“不去不去!妈,您不是下午要去旗袍会么?不去啦?”

“对对,我走了。你记得我说的话啊!”

林彩霞现在加入了个旗袍会,专门展示旗袍,这让她现在忙得不得了。

“你

妈妈现在成大忙人了。”看着打扮时尚的妻子,余广发酸酸的来了一句。

“爸,你也报个班嘛!您不是一直都喜欢模型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个模型俱乐部?”

“真的有这种地方?那一定给我找个!”

余广发脸上的抑郁一扫而空,问道:“那陈俊的婚礼你去吗?”

“我再想想吧。”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