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扬只能看到这名身姿伟岸的男子手持一把寒刃,一步步走向黑暗之中的山峰,山巅之上,正是黑暗的源头,永夜王座。

这名男子每一步的行走,都像是与天地的博弈,叩击在山峰之上的脚步声,让王座都为之战栗。

无数黑暗在其面前俯首,无数深渊在其脚下埋葬,留下的是他坚实而又强健有力的脚印,犹如在黑暗之中苦苦寻觅的光明一般。

这名男子斩落了不知道多少黑暗生物的头颅,劈碎了不知道多少属于深渊的烙印,最终,他终于登上了黑暗的山巅,面对着那一张存在了无数个纪元的永夜王座。

可当他在回首,望着这一路走来留下的伏尸和破碎的一切,他那深邃而又坚毅的眼神中,却出现了一抹茫然。

将黑暗斩断,光明就真的会永存吗?

刹那间的愣神便是无数个岁月的交织纵横。

一念之下,这名曾手刃无数黑暗生物,斩落无数尊深渊巨头的男子,一步步登上了王座,决然地做坐了下去,一手将寒刃深深地插在山巅之上,扶刃而坐。

“待我归来之时,便是永夜降临之日!”

“呼……”

方扬猛然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

刚才那一刻,他居然失神了那么久。

白裙天使的美丽

而且最让他惊骇而又诧异的,自己好像见证了黑暗君王的诞生。

可是让方扬感到疑惑的不只是这一幕画面,而是为什么没有斩下上一位黑暗君王头颅的画面,难道这是第一位黑暗君王吗?

可既然是第一位黑暗君王,为什么又能将永夜降临世间?

只不过以眼下的情形来看,方扬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了。

虚空大君居然召唤出了一缕黑暗君王的意志,而其中冥冥之中存在的牵引力量,又让他看到了那样一副画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拥抱黑暗吧,吾的臣民,死亡便意味着新生,以吾之名,赐你永生……”

一股无处不在的意志笼罩而来,将这片天地包围,本已黑寂无边的天色更加浓郁了几分。

刹那间,方扬仿佛生出了一种错觉,就像是有一只狰狞恐怖挥舞着镰刀的死神,正在收割着他的神魂还有大戟之中的那一缕意志。

而对于这一切,方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无力,甚至于他对此是梦境虚幻还是现实都分不清,感觉就像是陷入了无尽的梦魇之中。

“这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方扬突然哽咽了,内心之中升起一种绝望无力感。

他从没有怯懦过,但无论他怎样抗衡,哪怕在一幕幕画面之中,他将黑暗城池都打穿了,凿出了一个天大的洞,仍是无法拯救梦魇之中的自己。

有那么一副画面始终定格在那,被挥舞着镰刀的死神,无情地收割着灵魂和生命。

那就是梦魇中的一幕,可是方扬知道,这一旦让这镰刀将自己的神魂割下,那么梦魇之中的一切都将变成现实,而那些无数画面也都将定格在终点,他也彻底失去了神魂。

这种力量,方扬从未听说过,一个念头,便将他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永夜之中,纵使他怎样地挣扎仍是无济于事,因为永远有那样一副画面定格在那里,那一副画面就像是终结的一幕。

“属于光明的力量,在永夜的面前颤抖吧!”娃

黑暗之中,一双巨大的黑手伸出了狰狞恐怖的一指,拢向了那一缕黑暗,企图染指其中最为纯粹的力量。

可是连虚空大君也不曾想到,这两股最为纯粹而又处于绝对对立面的力量,竟然引起了光明意志的反弹,这就像是一种无数岁月积淀下来的本能。

“铮!……”

一声铿锵有力地斩裂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那照耀开天宇的亮光呈现,犹如一把黑夜中的火炬,照亮开了整片天地。

徒然间,方扬似乎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从混沌虚无中走来,从远古走向未来,经历了无数时间节点的纵横交错,终于在一处次元之上,找到了那张属于永夜的王座。

于是乎,在方扬脑海中定格的那一幕画面,又开始和新的一幕重叠了。

一位长得和方扬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人,矗立在星河寰宇中央。

方扬心头无比惊骇,这人长得也太像自己了,只不过脸上没有了那种稚嫩之色,脸神情也显得更加坚毅,身材更是魁梧挺拔了许多。

那名方扬俯瞰着无数星辰的运转,见证着无数黑暗与光明的交替,仿佛他就是永恒,就是世间一切的象征。

那挥舞着镰刀的死神也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坐在永夜王座之上,扶刃而立的伟岸男子。

这男子开阖之间,便是无数纪元的终结,闭阖之时,便是无数厄难的降临,黑暗笼罩着所有一切。

这两幕画面形成了两种泾渭分明的世界,一黑一白,一种是孤寂无声的黑夜,一种璀璨壮阔的星空。

而矗立在这两者世界中央的,正是那两位男子。

其中一个便是和方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新的勇士?还是继承者?”

箕坐在永夜王座之上的那名男子,发出了他的声音,那是一种来自无数岁月前的感慨,就好像是属于命运的扼叹。

矗立在无数星河中央的方扬,漠然无语,不置一词,没有回答那名男子的话,眼神也是飘向更遥远的未来。

“见证了光明的诞生,或许你比我更加懂得如何迎接黑暗。”

永夜王座之上的男子突然说出了这样耐人寻味的一番话,让方扬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说给未来的自己听的吗?可是照画面中的一幕幕看来,未来的自己只是星际的守护神,并不是黑暗的终结者,也不是所谓的新的勇士,那位黑暗君王跟自己说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属于吾的永夜即将落下帷幕,现在是新的黑暗的降临。”

徒然间,那名永夜王座之上的男子从王座上走下,毅然决然地走下。

而后便一步步踏向了王座之后的深渊,回头凝视了未来的方扬一眼,那一凝视,像是穿越了无数个岁月纪元的意志交流,所有时间节点的轮回,终将在这里得到答案。

“铮!……”

矗立于星辰中央的方扬突然出手了,他双眸之中无数星河环绕,澜星皓月垂落,像是一条璀璨无比的星环。

未来的方扬踩着这一道壮阔无比的星环,踏上了那一座黑暗的世界。

《我从太古到未来》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我从太古到未来请大家收藏:()我从太古到未来。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