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的出现,让现场的火药味顿时浓烈了许多。

姬无月挤出人群,飞快跑到两女身边,双眼含着委屈的眼泪:“侯姐姐,苏姐姐,我给你们惹祸了!”

苏妲己拍拍姬无月的肩膀,微笑摇头,安慰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是那帮人太险恶了!”

听到这话,刘掌柜等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见此情形,侯诗晴突然笑了。

“呦呵,难不成,你们还敢跟我们动手不成?!!”

话音落,十几个侯家武者突然从街中窜出,将店铺围得水泻不通!!

城东掌柜们顿时脸色大变!!

咳咳!!

黄记零食的刘掌柜装模做样的咳嗽两声,眉宇间带着戏谑,淡淡道:“侯大小姐,您叫这么多人来,难道想打劫不成?”

说到这,刘掌柜先是打量了四周一眼,随即装出一副惊愕模样,吃惊道:“哦,我明白了,原来这所谓的城西商业区,竟然和沙盗做的是一样的买卖啊!!”

在大漠,沙盗两个字和畜生的意思差不多,骂人是沙盗比骂人揭短还让人恶心!

和服清纯萝莉夏日迷人唯美写真

一瞬间,侯诗晴的脸色顿时铁青,抬手便要打人!!

见此情形,苏妲己赶忙拉住她,低声道:“别上当,他们分明就是来搅局的,你若动了手,反而中了他们的圈套!!”

“可是……”

侯诗晴面色气愤,一脸不爽。

苏妲己摇摇头:“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随即,苏妲己走出人前,平静地望着刘掌柜,淡淡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掌柜……怎么,卖主求荣的日子,过的怎么样啊,有没有人戳你脊梁骨,朝你脸上吐痰啊?”

说起这个刘掌柜,之前一直是苏家零食铺子的掌柜,苏妲己对他很熟悉。

而他所在的这家零食铺子,正是前些日被黄忠义借长老团的名义,从苏家拿走的最后一批店铺!!

起初,苏妲己还觉得将店铺送给黄忠义,有些对不起店里的老伙计,可是现在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你说这世道怎么了,有些人放着好好的人不当,偏偏喜欢给人渣当狗!”

苏妲己一脸无奈道。

刘掌柜的脸色顿时难看之极,但慑于苏妲己之前积累下的威信,却也不敢反讥。

咳咳!!

装模做样的咳嗽几声,刘掌柜冷声道:“苏大小姐,咱们废话少说,我刚才提的买卖,您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闻言,没等苏妲己开口,一旁的侯诗晴突然叱道:

“你别白日做梦了,想让我们断货,门都没有!!”

哦?

听到这话,刘掌柜等人顿时来了精神,似笑非笑道:“这么说来,你们这城西商业区是打算不讲规矩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今后谁敢再来你们城西买东西!!”

一言出,饶是围观顾客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微妙,显然是有所顾虑。

这让侯诗晴越发的恼怒,恨不得直接宰了眼前这帮人!!

可是,她心里却也清楚,这就是对方的计谋,自己若真的动手才真的上了他们的圈套了呢!!

“阴险小人!!”

侯诗晴咬牙切齿道。

刘掌柜冷笑:“这才是商道!!”

说罢,刘掌柜转头看向苏妲己,似笑非笑道:“苏大小姐,您考虑的怎么样了,这东西到底卖是不卖啊!?”

话音落,在场众人齐齐望向苏妲己,神情各异。

视线中,苏妲己唇角上扬,突然笑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刘掌柜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再说几遍都行!我要买你店里以及仓库里所有的货,就问你卖是不卖?!!”

苏妲己笑笑:“你有单页吗?”

刘掌柜呵呵冷笑:“用不着那东西,不用打折,我原价购买!!”

听到这话,周围顾客纷纷报以冷笑。

原价购买?

说的倒是敞亮,可如果不是人家把售价定低,定到和月神祭的进货价一样,你敢提原价购买的事?

说了半天,还不是想着占便宜?!

不过,话说回来,苏家这次的失误实在是大,竟然把进货价定成售价,难道真的打算搞慈善不成?!

众人百思不解,视线随即再度聚焦在苏妲己的身上。

此时,所有人都很好奇,苏妲己到底会不会答应。

终于。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妲己轻轻摇了摇头。

刘掌柜顿时大喜,冷笑道:“摇头是什么意思?苏大小姐不想卖?!”

哼!

苏妲己冷哼一声,淡淡道:“不是不想卖,我是怕你买不起!!”

“……”

刘掌柜等人先是愕然,随即突然爆出哄堂大笑!

买不起?!!

就你们店里加仓库里的那点的东西,都不够我们这群人分的,你竟然说我们买不起?!!

真是可笑!!

带着戏谑,刘掌柜似笑非笑的盯着苏妲己:“这么说,如果我们买的起的话,苏大小姐就同意了?!”

苏妲己点头,微笑道:“那是自然,有人买货,我们作为店家自然是欢迎的,但是……”

说到这,苏妲己突然深深打量了眼前众人一眼,意味深长道:“但是,我想提醒各位的是,我们仓库里的储备量可是很大的,各位未必有胃口吞的下,还是各自回去,和东家商量一下再说吧!”

不用商量!!

就在苏妲己说完刚才那番话后,黄忠义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一脸戏谑的盯着苏妲己,淡淡道:

“东家就在这儿,就按我家刘掌柜说的办,你这店里连同仓库的货,我们都要了!!”

黄忠义的出现,让现场顿时生出一丝杂音。

围观顾客纷纷报以冷眼,显然是极为厌恶这个人。

不过对此,黄忠义却显得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一双贼眉鼠眼从始至终都盯着苏妲己。

“苏大小姐,您倒是给个话啊,这货卖是不卖?”

黄忠义阴阳怪气道。

苏妲己淡淡一笑:“卖,为什么不卖,但是丑话咱们说在头里,要是你买不起,怎么办?!”

“……”

黄忠义先是一怔,旋即大笑!!

我买不起?!!

苏妲己你开什么玩笑?

你知道老子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而且,你别忘了,这些钱可都是你们苏家的!!

哈哈哈!

得意冷笑一声,黄忠义撇撇嘴,淡淡道:“买不买的起,用不着苏大小姐担心,别耽误时间了,还是赶紧交货吧!!”

苏妲己微笑,摇头:“我不信你,除非签合同。”

合同?

黄忠义冷笑:“就这点破货还用的着签合同?”

苏妲己笑:“不签也行,但要找个你我的信得过的人做见证,我怕某人反悔!!”

黄忠义有些不耐烦:“要找赶紧找,本大爷没工夫陪你这儿干耗!!”

话音刚落,一声轻笑声突然从人群外传来。

“既然如此,倒不如由我来做这个见证人。”

听到这话,众人先是一怔,旋即循声望去。

当看到来人时,众皆哗然!

她怎么来了?!

来者何人?

生肖朱家的老祖朱颜!!!

视线中,朱颜一身白狐大氅,浑身上下透着雍容味道,搭配上那多年上位者的气势,顿时令人有些望而生畏。

迎着众人的视线,朱颜笑盈盈地走到人前,微笑道:

“这个见证人,由我来做,你们可同意?”

苏妲己点头:“我没意见。”

黄忠义迟疑了一下,并没有立即表态。

朱颜的脸色顿时有些清冷:“孙子,你是在怀疑本座的人品吗?”

大庭广众下,被朱颜骂成孙子,黄忠义只觉得脸颊烧红,却丝毫不敢反驳,最终只能点头。

朱颜这才笑了笑,道:“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心思我也清楚,既然苏家丫头担心黄忠义买不起,那不妨用黄家名下的店铺抵押,如果黄忠义一旦买不起,便将他名下的店铺按市值抵给苏家丫头,你们可同意?!”

苏妲己点头:“我没意见。”

朱颜笑笑,转头又看向黄忠义:“你呢?”

黄忠义脸色一僵,最终点头,咬牙切齿道:“我就不信,你有那么多货,走,带我去仓库!!”

苏妲己笑着点头,随即朝城西仓库走去。

这些天,苏妲己已经委托谢牧将原本寄存在朱家仓库里的货物都运到了城西。

毕竟,对于谢牧来说,运这些东西并不费事,只是收进戒指,跟吐出戒指两个动作而已。

仓库距离不远,几人很快就到了。

而在几人身后,却是跟随着一大帮百姓,他们都想看看这场赌局,到底谁胜谁负。

站在仓库门口,苏妲己并没有立即打开大门,而是看向黄忠义,似笑非笑道:

“黄忠义,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真的打算都买过去?!”

黄忠义有些不耐烦,叱道:“少废话,开门!!”

苏妲己随即命人将仓库门打开。

轰隆隆。

随着两扇巨大的滑道门被开启,仓库貌随即缓缓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紧接着,一阵阵惊呼声在人群中响起!!

望着满满一整个仓库,储备量足有半个月神祭的货物,连同侯诗晴在内,所有人都傻眼了!!

城东那群掌柜们此时也懵逼了,随即突然冲进仓库,开始一一检查。

然而,越检查,这些人的心越慌。

真的!

这些货都是真的!

而且质量要比城东那批货还要好,也就是说,这些货与城东那批,来自月神祭上的货物,根本不是一批!!

那这些货是哪来的?

不过,眼下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此时还有更棘手的问题要处理。

下一刻。

城东掌柜们齐齐看向黄忠义,眼神复杂之极!

这些货,光凭黄忠义一个人,怎么可能吃的下?

一时间,一个想法齐齐闪过众人脑海:

嚣张多日的黄忠义,这次算是栽了!

而且,这一跤摔得,黄忠义能不能熬过去都两说!!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