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穿着简单,像是砍柴的樵夫,并不起眼,只在肩上扛着一根粗到夸张,宛如廊柱般的图腾柱,威猛十足!

看着汉子,看着那根图腾柱,谢牧的眉头却下意识拧了一下。

因为,谢牧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汉子是何时出现的。

“难道他是……?”

猛然间,谢牧似是猜到了汉子的身份,下意识的看向朱颜。

却见后者连连点头,眼神中带着恐惧和崇敬,颤声道:“牛帅……他就是牛帅。”

谢牧暗暗吸了一口凉气。

以他目前修为,竟然都没有察觉到牛帅何时出现的,这也就说明,牛帅的实力最低也要在道境六品!!

下意识的,谢牧眯起眼,严阵以待。

视线中,龙烈化作人形,仓皇朝牛帅方向奔去,后背四翼纹身鲜血淋漓,眼神之中却透露着对生的渴望。

“牛帅,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哈哈哈,你都不知道,再次见到你,我有多开心!!”

红裙子文艺少女泰国旅拍图片

龙烈兴高采烈的冲到牛帅面前,像个乖巧地孩子,仰头看着牛帅。

而后者,脸色却异常平静,丝毫波澜都没有。

冥冥之中,龙烈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安,试探喊了句:

“牛,牛帅?”

“朱肥是你杀的?”

牛帅将图腾柱立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龙烈,

龙烈瞬间冷汗都下来了!

“牛帅,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跟您解释……”

牛帅摇头:“不用解释,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龙烈身打了个颤,哆哆嗦嗦:“是……我是杀了朱肥,可是……”

牛帅摆摆手:“不用说可是,你再来告诉我,帝家家规可还记得?”

“记……记得。”

“手足相残,该当何罪?”

“手……手足相残,当以伤赔伤,以命赔命……”

说到这,龙烈脸上早已布满大汗,极度紧张道:“牛帅,您难道要我给老猪赔命?!!”

牛帅低头看向自己那根图腾柱,面无表情:“规矩,就是规矩。”

嗡!

龙烈脑袋瞬间大了一圈,歇斯底里吼道:“牛帅,你疯了吗?”

“你看清楚,我是龙烈!!”

“我是帝家飞将军龙烈!!”

牛帅抬起头,瞥了龙烈一眼:“我知道,所以你必须尊重帝家家规。”

龙烈心如死灰,脸色刷白:“你,你,你真要杀我?”

牛帅有些不喜:“我说过,规矩就是规矩!”

说完,牛帅举起图腾柱,准备处死龙烈。

“可帝家已经灭亡了!!”

龙烈突然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嗓子:“帝家已经灭亡了,你执行的哪门子家规呀!!”

这句话,让牛帅古井不波的眼底,终于泛起一丝波澜。

手中的动作,也随即僵住。

龙烈顿时大喜!

然而,就在龙烈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那根比他整个人还要粗的图腾柱,突然重重落下。

噗。

一声闷响,龙烈脑袋被砸碎,身死当场。

与此同时,场间突然传来牛帅的喃喃自语声。

“帝家是亡了,但我还在。”

龙烈可能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死在当初最欣赏的他牛帅手中。

而且,他可能都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一幕与当时朱肥向他求援时,是何等的相似啊。

龙烈身死,身形重新化作四翼飞龙形态。

牛帅附下身,将龙烈体内的魂晶取出,看了一眼后,突然抛给了谢牧。

“……”

接住魂晶,谢牧蒙圈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货怎么把魂晶丢给我了?又到了送福利环节吗?”

似是察觉到谢牧的不解,牛帅闷声道:“这是谢你的。”

谢牧瞠目结舌:“谢我?谢我什么?”

牛帅看了谢牧一眼:“谢你千年前的不杀之恩,千年之前,你将我等困住,却没有下杀手,这份情我必须领,更必须还……我知道一枚魂晶不足以还这份情,但是好在你也不是谢凡,所以也勉强够用了。”

“……”

听到‘你不是谢凡’这句话,谢牧忍不住摇摇头,苦笑感慨道:

“这个形容,还真他娘的贴切!”

说到这,谢牧突然抬起头,望向牛帅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种一码归一码的处事方式,还真是你的风格呢……牛哥!”

一句牛哥,喊的牛帅身猛地一颤。

这个在处死自己最欣赏的后辈时都没有波澜的汉子,此时的脸上突然泛起惊容,一双牛铃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谢牧,颤声道:

“你是……谢凡老弟?!”

谢牧点头,然后摇头。

“我是他,也不是他……算了不说了,还是直接开打吧!!”

说到这,谢牧突然唤出一柄紫炎长剑,紧紧盯着牛帅,面带微笑道:

“我知道牛哥是个守规矩的人,讲究一码归一码,我当年放过帝家一脉的情你还了,现在该算算我屠杀帝家一脉的债了吧!!”

牛帅迟疑了一下,默默点头:“一码归一码,作为帝家大将,我有责任为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谢牧笑笑:“理解!”

牛帅突然摇头:“不,你不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到这,牛帅突然将周身气势催到极致,一瞬间一股宛如洪荒巨兽般的气息,横扫当场!!

朱颜脸色顿时大变:“这是……道境六品?!!”

牛帅闻言,看了朱颜一眼,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你就是当年被朱肥选中的那头小兽吧,都这么大了!”

朱颜被说的有些拘谨,赶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吞天一族朱颜,见过牛帅。”

牛帅摆摆手,笑容和煦:“你既然已经看出我修为,那你觉得,我与谢凡老弟……额,就是谢牧,谁能赢啊?”

朱颜闻言一怔,下意识看了谢牧一眼,神情有些担忧:

“谢牧才破入四品,靠着轮回领域虽然打赢了龙烈,但是面对您,怕是……”

哈哈哈!

牛帅突然大笑,转而看向谢牧:“她一个局外人都能看清楚,你……确定还要打?”

谢牧笑容满面:“牛哥面前,我不藏私,我如今是道境四品,领悟轮回·畜生道,可以将实力提升到道境五品。”

牛帅突然打断谢牧:“轮回·畜生道我比你更清楚,它虽然可以激起对手心中最大恐惧,但是对上我这种心智坚韧之辈,效果就要大打折扣,至于提升一境实力,呵呵,且不说你你提升之后仍旧只有五品,我问你一句:这轮回·畜生道状态,你还能坚持多久?”

谢牧笑容一僵,无奈苦笑:“终究还是瞒不过牛哥,畜生道状态目前我只能坚持十分钟,除掉刚才与龙烈交手时的时间,此时怕也只能在坚持个三分钟左右。”

“那你觉得,三分钟之内,你能打败我?”牛帅问。

谢牧点头:“能!”

牛帅挑眉:“凭什么?”

谢牧眼中闪过一抹深邃:“凭九剑图!”

牛帅眉头又是一颤:“你学了几剑?”

“一剑大成,一剑初窥门径……算是一剑半。”谢牧老实道。

牛帅闻言大笑:“你觉得,凭着一剑半,你能在三分钟内打败我?”

谢牧又点头:“能。”

“……”

牛帅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谢牧毫不畏惧:“我也是认真的。”

牛帅眉头深皱:“你学了一剑半是什么?”

“一剑春秋乱,半剑换命。”谢牧平静道。

嘶。

听到换命二字,牛帅当即倒吸一口凉气:“你竟学了换命?”

谢牧笑笑:“只学了半剑。”

牛帅再度大惊:“只学了半剑,你就敢用?”

谢牧点头:“牵挂太多,不得不敢!!”

牛帅又问:“那你可知道,若施展半剑换命,后果如何?”

谢牧点头:“我死,敌重伤。”

牛帅眉头深皱:“即便如此,你还要用?!”

谢牧点头:“为了活,不能不用。”

牛帅大怒:“可是,一旦施展半剑换命,你就死了!!”

谢牧笑容满面,指着朱颜和丛林里挣扎着要起身相助的毒老道俩人:“但是,他们能活。”

“值吗?”

“值!”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