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景景是五月四日这天离开红石村回省城的,宋轻云也于当天回城值班。

这一日,他正坐在办公室是,就有电话进来。

一看,竟然是大学里同学,现在在一线城某家大地产工作做高管。

“老寇,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宋轻云很意外,也很惊喜。

“去去去,再大的风也不可能顺着无线电波把我吹进你电话里。”老寇说:“上回说的你们W市书记的儿子买房的事情我已经搞定,已经订下来了。”

宋轻云这才想起上次在姜书记家的事,问:“怎么样,优惠人家没有?”

“没有拿到优惠。”

“那你说个屁啊,你这是不给老同学面子。”宋轻云骂。

老寇:“实在是跟公司要不到资源,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房价涨的厉害,根本就不愁卖。不过,我还是争取了一个政策,把打算留到手里的中庭给了那位姜兄。”

中庭是一个楼盘中最好的位置,能卖上好价钱。所以,一般来说地产公司都会捂盘惜售,等先把临街的不好的户型先出清再说。

宋轻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笑道:“好,够意思,记你这个人情。我主要是没有你们市的户口,不然我也找你买一套。”

“不用客气,你们书记的儿子人挺有趣,我和他能玩到一起。下来我们约过几次,都是好朋友了。”

夏天体操服少女清爽迷人美腿白袜艺术人像写真

老寇是个古兵器爱好者,经常和朋友在线下聚会。他最大的壮举是耗资十万元手工打造了一套唐朝的明光铠甲,穿身上就如同一辆坦克。

恰好小姜也有同样的兴趣,两人相见恨晚。

老寇:“说起买房子,我们公司在你市不就有个楼盘,宋轻云你要不要买,这次我能给你折扣,力度还大,买过手就能赚,好户型随你挑,怎么样,不考虑一下?”

最近一年,大型地产公司下沉市场到五线城市。如今,W市一口气来了好几家巨无霸地产公司,弄了好几个不错的楼盘。比如“X贵院”“X大”“中X国X。”

以往这种小县城的楼盘也没有什么讲究,就几栋楼房在地上一矗,方方正正的火柴盒,毫无美感可言。至于绿化、庭院、物业什么的,一概也无,反正能住人就成。

这种大型房企一到,本地人才愕然发现,原来房子可以这么建,居住环境可以整治得这么好。

大型房企的楼盘很受W市人的追捧,相比之下,本地小开发商的楼就不太卖得动了,堪称降维打击。

当然,大楼盘的房价比一般的钢须房要贵许多。本地开发商的楼五千一平方,他们则喊价一万。

老寇说宋轻云所在的S省的各个项目他跟进过,手上有个指标,问他要不要。

宋轻云见折扣还可以,有点心动,说我先问问老娘,你也知道的,我穷得要命,这事还得找太后出钱。

他便立即给母亲打了电话。

太后手头现金多得没地方使,听宋轻云说了这事,道,我们家的别墅还得晾一段时间才能住人。以后咱们母子就要在W市生活了,多一套房子也好。别墅那边啥都好,就是夏天蚊子咬得厉害,而且地方有偏僻,生活不太方便,也应该在市区买一套。将来你结婚了,小两口如果不待见我这个老太太,我也可以搬城里去住。不然,那不是要天天看你们白眼?你们难受,我也难受。

“宋轻云,你究竟有没有女朋友啊,你就打算当一辈子光棍?”

宋轻云实在受不了母亲的逼婚,忙道:“你不说这个,我们还可以母慈子孝。今天下午五点我有空,你开车过来吧,我们一起去看房,然后一起吃晚饭。”

老娘从老家开车出发,下午五点的时候准时来单位接宋轻云。

老寇已经联系上了楼盘的销售处,那边也给了很大的优惠。

现在的新房公摊面积都大,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扣除公摊后能给你剩下九十平方就良心。而且,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就这实际面积九十平方的房子还分成三室两厅,客厅倒是大,房间却小得只能安一张床,住里面实在有点憋屈。

看到他们母子不感兴趣,置业顾问有心做成这笔生意,又道,要大卧室也是有的。楼盘有几栋大户型在建,还没有放盘。既然你们有总公司的关系,可以破例。

那几栋尚未放盘的楼房都不高,六层洋房,面积很大,一百六十平方,三室一厅,卧室放一张大床后还能三面下床。

这下宋轻云母子才满意了,说可以买。

就在他们看房期间,陆续还有其他顾客在看。

宋轻云心中一笑,暗想:什么还没有放盘,你们不就是在搞饥饿营销?

接下来就是谈价格了,均价一万的房子给了折扣之后,就到了七千五,还算可以。

这样,总价就到了一百二十万。

太后财大气粗,掏出银行卡:“办手续吧,别耽搁我陪家人吃饭。”

置业顾问很惊喜,和这种买房如买葱的有钱人做生意就是简单,合眼缘人家都不肯和你浪费口水。不像有的人……

想到这里,她就朝旁边撇了一眼。

那头那个女人已经来这里不知道多少趟了,不是嫌房子小就是嫌弃户型不好,不是嫌置业顾客态度有问题就是嫌给的优惠力度不大,其实归根结底就是没钱。

置业顾客被她磨得实在受不了,现在都不带搭理的,把这个顾客转给其他同事接待。

她这一看,宋轻云顺着目光也望过去,顿觉惊讶:地球真小。

原来,那人正是黄二娃的老婆关丽……她不是在和黄明闹离婚吗,怎么跑来看楼?

趁老娘在办购房手续,宋轻云就走了过去,笑道:“我说着不是巧了吗,竟然在这里碰到你。关丽,看房呢?”

关丽见是宋轻云,一楞,却以目光和他对视:“原来是宋书记,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

关丽:“宋书记我是尊重你的,我们家的事情我自己能够处理,还请你不要多说。”

宋轻云点头:“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作为一个驻村干部,确实无权过问。不过,我想,你们夫妻二人当初能够走到一起,肯定是有感情的。凡事总要朝好的地方想,想到好的事情,想到你们的感情,那些误会也就不重要了。”

“误会吗?”关丽摇头:“有些问题并不是误会,也不是能够消除的。”

“好,那我不问了。”宋轻云和黄明是朋友,两人相处得不错,他们两口子走到今天这一步,说不难受也是假话。

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两人感情已经破裂,再勉强维系也没有意义。

宋轻云也想通了:“你们将来不管何去何处,还是要处理儿女抚养和财产分割的问题。”

“大姑肯定归我,他黄二娃一个月挣多少,女儿跟他能养活吗?”关丽面带不屑,冷笑:“至于财产,有什么财产,他黄明和我结婚后置办了什么家业?”

宋轻云不想就这事继续谈下去,黄明毕竟是他的朋友,即便再不堪,也不好听人说他坏话的:“对了,你是不是要买房子,这不就是夫妻共同财产了,将来闹离婚的时候挺麻烦。”

关丽:“我用自己的钱买房子,关黄明什么事?”

“法律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宋书记你是要站黄明那边了?”关丽不服。

宋轻云想了想,觉得不妥。具体什么地方不妥,他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我觉得买房的事情还是等你们的事情扯清楚了再说,不然将来会很麻烦的,我觉得。”

“你觉得又怎么了,这房子我还真买定了,我用自己的钱买房,无论去哪里都占理。”关丽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的就是我的,谁也拿不走。说起黄明,他答应过给我十万块补偿,宋轻云你来得正好,给黄明带信,叫他把钱准备好了。”

宋轻云:“你还是等等,等你们的事情办好再说,真不用急的。”

旁边,置业顾问见两人在扯,不禁有点气。

她这两个月业绩不成,提成比同事少了一大截,有心要做成这笔生意。

无奈关丽看起来挺抠唆的样子,来来回回看了无数次,死活就不肯下订。

看样子,今天又要平白接待一场。

一冲动,就埋怨:“关小姐,你是不是在等那十万块钱离婚补偿做首付。既然钱不够,你还来看房子做什么?你我都忙的。”

说完话,她才意识到自己得罪人了,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关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关丽爆发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没钱吗,你瞧不起穷人,我要投诉你。”

置业顾问大窘,连连道歉。

关丽指着宋轻云问:“我再穷也没穷到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地步,他买的是什么户型?”

置业顾问:“关小姐,他的是大户型,一百六十平方,不太适合你,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关丽:“他买什么我就买什么。”

宋轻云劝道:“关丽你别这样。”

关丽咯咯笑:“你们都少瞧不起人,没有黄明我就不活了?他以前帮过我什么,还不都问我要钱,我就是要让他要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姓黄的垃圾,我关丽过得更好,好得不能再好。办手续吧,我就是要买房,买大房,买和宋轻云你一样的大房,我今天就得把房子定了。”

“怎么扯我头上,关我什么事,真是没由来……”宋轻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有点发热。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