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阅读!

早上。

聂西西吃完早餐和往常一样拿着车钥匙准备下楼,忽然就响起自己的车昨晚蹭到了易韬的宾利添越,此刻两辆车还停在酒吧的地下停车场内。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骨,有点头疼。

随即叫住刚要出门的聂明恺,“哥,能不能顺路送我一程啊?”

聂明恺挑眉,“的车呢?”

聂西西挠了挠头,“昨晚倒车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别人的车,还没处理好。”

聂明恺闻言停住了换鞋的动作,“很严重吗?要不要我帮处理?”

聂西西摇头,“没事啦!我找保险公司的人过来处理就行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对方是旁人也就罢了,让哥哥帮忙处理她也省事,可对方是易韬,不光是她高中时期倒追过的男生,还是她律所的顶头上司。

她感觉自己要是不亲自处理,未来在律所的日子会很艰难。

聂明恺也不觉得车子蹭到是什么大事,找保险公司理赔一下就完了,所以没有再继续追问。

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

“走吧!我送。”

“嗯。”

……

金易律所位于二环路上的一栋写字楼内,这里虽然不是江城的CBD中心区,但却是江城高端精英聚集的商圈地区。

易韬今天开的是另一辆黑色的卡宴,他钟爱黑色,买的车几乎都是黑色。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聂西西从前面一辆宾利上下来,驾驶座上男人伸出脑袋宠溺的帮她将翻起的领子整理好,而后聂西西开心的朝他挥手离开。

动作看起来非常熟练,仿佛做过很多次。

易韬捏着方向盘的手情不自禁的捏紧,直至手背上青筋暴突。

难怪,她昨天撞了自己的车表现得那么淡定,问他多少钱想要立马转给自己。

也是,她哪里会差钱?

像她这种出身优渥的千金小姐身边永远都不会缺乏追求者。

只怕这份工作对她来说都可有可无,而自己在她心里……更是早就被遗忘的存在。

易韬的脸色瞬间阴沉可怖,唇线抿得紧紧的。

……

聂西西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看案卷都看不进去,一直在关注着易韬的办公室,想着找个机会进去问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处理一下车子的事情,该赔多少她一分钱也不会少的。

她也知道他不会差钱,可总是不想欠他什么,七年前和朋友打赌追他是自己不对,七年后再遇她也不想惹他反感。

最好的办法就是互不干扰,和平共处。

好不容易等到11点半易韬办公室才没人进去后,聂西西深吸了一口气朝他办公室走去。

看到门外是她的易韬脸色沉了沉,拿过桌上的手机给金城发了条短信:案子下午再谈。

刚走出办公室的金城收到这条短信还有些莫名:什么情况?工作狂易韬竟然会延后谈案子?难道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

他喊住旁边走过的董佳佳,“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的?”

董佳佳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向他,唇角抽了抽,“金律,是在逗我吗?太阳还能从哪边升起来,当然是东边啊!”

说完,董佳佳就抱着资料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金城,他木然的转过脑袋朝易韬的办公室看去,隐约看到了门缝里窈窕的背影。

是聂西西在里面?

所以易韬为了聂西西放了自己的鸽子?

不等他看清楚,易韬办公室的们就关了。

金城转身回了办公室,支着下巴想道:难不成易韬这颗千年铁树终于要开花了?

不对!这俩人是在谈车子的理赔方案吧?

他心里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似的,急切的想要知道真相。

****

易韬的办公室里。

聂西西进来之前的所有心理建设在对上易韬那双冷冽的黑眸时,登时什么都忘了。

她强迫自己镇定,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人家易韬早就忘记她了,千万不要自作多情的以为人家还记得她……

她抬眸看向易韬,“易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处理一下车子的理赔事宜?”

她的语气客气而疏淡,仿佛俩人就只是陌生人而已。

易韬脑子里又浮现出了她早上在公司楼下对那个男人微笑着挥手的样子,脸色沉了几分,随即埋下头继续看案卷,“没空。”

这两个他说得极其冷淡且不耐烦,甚至还透出了一分厌恶。

聂西西抿了抿唇,她也知道他很忙,刚来律所的时候她

就听董佳佳八卦过,说Evan是典型的工作狂,一年365天都在加班,比魔鬼还恐怖!

如今,她算是领略到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很忙,这样行吗?我先找保险公司的人过去看看情况,等理赔清单出来了再过去把车开到4S店去维修好吗?我保证不会耽搁太多的时间。”

她自认为自己这番话说得无懈可击,还很好的替他考虑了。

易韬忽然抬起头,眼神还是那种阴鸷的冷,“这么闲吗?”

聂西西:“……”

这话让她怎么接?

尤其是被老板提问这个问题……

她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心里纳闷:高中那会的易韬也就是高冷而已,如今的他不但高冷,性情还阴晴不定,简直让人捉摸不透!

“我下午约了当事人,所以只有中午有时间去处理车子的事情。”

“我中午没空。”

“……”

聂西西噎了噎,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变相的拒绝吗?

但那是添越的限量版啊!他就不心疼自己的爱车吗?

“易律,我知道很忙,但车子总是要处理的,实在不行让助理拿着的车钥匙过去?”

聂西西觉得自己已经帮他想得非常完美了。

易韬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讥讽,“这么着急拿回车子干嘛?不是有人接送吗?”

聂西西愕然,他看到哥哥送自己来上班了?

“就算有人送,但也不能让车子一直停在酒吧的停车场啊!”

“出去!”

简单的两个字,冷气森然,仿佛是从地狱扑面而来的一阵阴风。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