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十四微思了几秒,“我把你送去学院就回!等你那边完事儿之后,我再去接你。”

在河屯眼里,这儿子和孙子的优先级,自然是要高于儿媳妇林雪落。

但这些天来,林雪落一直以一个姐姐的身份在关心着邢十四的生活;所以这让邢十四体会到了另类的亲情关怀,在潜移默化中,便把林雪落当成姐姐来对待。

雪落寻思着从白公馆到学院,以邢十四的车速,一来一回也有个把小时的时间,她便没拒绝邢十四的好意。

再则她离开的时候,儿子正陪着白老爷子下围棋,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有时候雪落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紧张过头了:好像觉得自己跟儿子的生活环境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会伤害她们母子的恐怖分子一样!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这样紧张兮兮的神经质状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跟她憧憬中的享受美好生活,好像出入大了一些。

目送着邢十四的保姆车驶离了白公馆,卫康一边若即若离的跟踪着,一边给丛刚打去了请示的汇报电话。

巴颂的受伤,让卫康越发觉得是时候速战速决了。

到不是说卫康担心丛刚的人身安,而是不忍看到丛刚留在封家受辱。

卫康知道封行朗并不是好善茬儿。他那恶劣邪肆的本性,会让boss吃上意想不到的苦头。

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

卫康打来电话的时候,丛刚正睡着。

这回是真睡着。因为昨晚被封行朗‘折腾’到凌晨三四点。

封行朗折磨人的手段,可以说是劣迹斑斑。知道丛刚有洁癖,就故意往他身上泼一些让他恶心的脏东西。比如说他吃剩下的羊排和龙虾壳儿之类的!

挨打更是难免。

对于丛刚来说,被打到出血什么的,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他上心的是:封行朗的怒于何来?

是为了给严邦出气么?还是为了自己绑架了他宝贝儿子?

有东西在腰身之处振动,是一种极为不舒适的体验。虽说这样的振动很细微。

这是丛刚为数极少的没洗净自己的身体就入睡。

瞄了一眼霸占着原本应该是他睡的沙发床上的封行朗,丛刚悄无声息的从地砖上的毯子上坐起身来。

这硬生生的地砖,睡得让人骨头都疼。

还好丛刚有很强的环境适应能力。

窗帘将明媚的阳光吸敛了多半,再透进阳光房里的时候,就变得柔和许多。

很适合睡个饱觉。

好在能从通风口里吹进中央空调的冷气,才不至于燥热难忍。

好耐心的静等了三分多钟,在确定封行朗是睡熟的之后,‘咔哒’一声细响,那沉重的脚铐竟然就这么打开了。丛刚这才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正如丛刚自己所说的那样:他要是想离开,并不是这一家老弱妇孺残能够阻拦得了的。

丛刚的腰际比平常人要劲实一些,看不出什么端倪之处。

可下一秒,他却从自己的腰际撕开了一层人造皮肤。那人皮肤跟他身体上的原装肤色融合得相当的好。几乎看不出那里多出了一块东西。一个类似于蓝牙的电子物件。

丛五一直在封家的附近。是他将卫康打来的电话传导过来给丛刚的。

“嗯,说。”

“一号猎物单独出现了,在去申大的路上。只有邢十四陪同着。”

“可以通知二号猎物了!记住了,一定要保证一号猎物的命!让老四随车跟着!”

“好的boss!”

“等等……让老五也跟过去。一号猎物没见过老五。万一有突发情况,可以让老五出手。”

“好的。”

*******

赶来学院的雪落,却吃了个闭门羹。

负责指导雪落毕业课题的导师被副校长临时拉走去省厅开研讨会了,让她三天后再来。

虽说有那么点儿小情绪,但温婉的雪落并没有抱怨没安排好自己的工作,而让她空跑了一趟的导师。当然了,为了能顺利的拿到自己的毕业证书,让她空跑上十趟八趟又何妨。

雪落坐在花圃的边角上,百无聊赖的等着才离开不到十分钟的邢十四来接她。

一双眼,一双满染着怨恨和狠戾的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坐在花圃台阶上的林雪落。

这些天对于蓝悠悠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煎熬。

每天,她都能看到有关女儿团团的视频和照片:有跪着的,有嚎啕大哭的,还有被拖拽下池塘,溺水到奄奄一息的……

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是真实的。

只是眼见的,未必就是她蓝悠悠所想的那样。

蓝悠悠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又放不下自己的女儿。

她本以为,将女儿留在封行朗身边,不指望他能对她的女儿视如己出;却也不至于这般的饱受摧残。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因为眼前这个白莲花的女人!

在封行朗的面前,她总能装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可暗地里,却一直想置她们母女于死地……

不,不仅仅是这样!

她不止一次的想起林雪落曾经说过的话:

阿朗说了,等过些日子,团团就要改口叫我妈咪了,我还真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你说,这别人家的孩子,我打重了吧……别人会说我是个狠毒的后妈;要是我打轻了吧……别人又会说我不视如己出!蓝悠悠,你说我是打轻点儿呢,还是打重点儿呢?想想头就疼!

让自己的女儿叫林雪落妈咪,光想着就让蓝悠悠恨得咬牙切齿!

打她的女儿?

让她的女儿罚跪在书房门外?

还被那个小野种拖拽下了池塘差点儿被淹死?

这一切,都是她林雪落的罪恶!

将对她蓝悠悠的怨恨,发泄在了一个才四岁孩子的身上!

实在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封行朗呢?他又在哪里?

他怎么可以视而不见这个女人是如何歹毒的残害她的女儿的?

还是林雪落这个贱女人一直掩藏得很好?

而唯一能够让自己的女儿脱离苦海的,就是让这个叫林雪落的白莲花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哪怕是同归于尽!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