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典籍记载,曾经有灵剑宗的老祖宗,修成弱水剑法,一剑斩下,将大河之内的一切禁锢在一个空间内。”

“在这个空间内,生死由剑道主人掌控,可以说,凭借老祖的修为,即使是皇者四重天的武者进入到了这一剑的范围内,也只有等死。是真正的弱水河中,生死不由己!”

“这么厉害?”

不少武者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中施展弱水剑诀的金浩中,欣喜道“老祖既然是修炼成了这等禁忌剑诀,那卢峰怎么可能是对手?”

“没错!”

不少武者都是点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在他们看见金浩中修炼成了弱水剑诀后,仿佛是已经看见了卢峰被斩于剑下的那一幕。

“陛下不会有事吧?”

敦川城东门城墙上,廉颇、冉闵、霍去病三人仅仅的握住手中武器,目光盯着虚空中和金浩中战斗的卢峰。

眼神中是担忧。

只是这样的战斗,即使是三人中战斗力最强悍的冉闵也是无法中途插手进去。

“想不到,你竟然将弱水剑诀修炼成功了。”

封祥典盯着金浩中,目光一凝。

清纯美女蕾丝小白裙透着阳光唯美照

先前见到镇雷令被卢峰斩落,他心中还有些担忧,可见到弱水剑诀出现在金浩中剑中,他却是心中复杂。

他想要金浩中斩杀卢峰,却也不想金浩中将这等恐怖的剑诀修炼成功。

剑气范围内,控人生死,这何等恐怖?

即使是封祥典进入到这一剑范围内,也没有一成把握能够出来。

如今那卢峰虽然是厉害,但还没有强到能够撕碎这一剑的地步。

“卢峰完了!”

封祥典不再多看,转头盯着敦川城上,眼中寒光闪烁,那忘情道门的高徒在卢峰身陷险境还未出现,就证明她多半不在这里。

那自己也应该出手打破这敦川城了!

“斩!”

金浩中大喝一声,一剑斩下。

身后庞大的弱水河落下,笼罩卢峰。

那一瞬间,卢峰便是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仿佛是一座大山一样,带着他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沉。

每沉下去一点点,他的生命气息就会减弱一分,一旦他落到了河底,就会命丧弱水河。

“卢峰,你刚刚感谢我让你领悟到了你那紫雷天阵的第二形态,但老夫也得感谢你,你让我明白了弱水剑诀至关重要的一点,让我将这弱水剑诀修炼成功。”

“如今你死在我灵剑宗弱水剑诀下,不算太冤。”金浩中手持长剑,冷冷的看着卢峰。

在他看来,弱水河中,卢峰绝无生还的机会。

“弱水?”

卢峰感受着周围的弱水河,心中明白,这不过是金浩中身真气幻化的弱水河,不是真实的。

但创造这弱水剑诀的那个灵剑宗,或者说是剑宗老祖的确是非常人,完完的将弱水特性融入在了剑诀中。

这幻化出来的弱水河,仿佛就是真的弱水河一般,真能沉万物!

但是……

卢峰在下沉的途中盯着金浩中,冷笑一声,道“弱水剑诀的确是非常厉害的剑诀,但可惜,你并没有将其真正的修炼成功,现在展现的,不过只是这剑诀的三分之一威能罢了!”

能够将弱水特性融入剑诀,形成弱水剑诀,可想而知这剑诀的威能有多大。

严格上来讲,弱水剑诀即使不是远超圣级剑诀的神级剑诀,也算得上是接近于神级剑诀。

因为神级剑诀特性就是能够剑幻万物,形成一个属于剑道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施展者实力成倍增长。

弱水剑诀有这样的特性,但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强悍,不是神级剑诀,却也远超一般的圣级剑诀。

也正是因为如此,卢峰断定金浩中不可能修炼成功。

想要将神级剑诀真正的修炼成功,必须是要到了圣级剑诀,领悟到法相之力,才能够将法相之力融入到剑诀中,将神级剑诀的威力真正施展出来。

眼下的金浩中,只是动了这‘弱水剑诀’一小部分的威能罢了。

金浩中听见,并没有慌乱,反而是冷笑一声,道“我的确是没有将弱水剑诀真正的修炼成功,但这又如何?凭借我施展的削弱版弱水剑诀,也足够斩杀你了!”

“是吗?”

卢峰嘴角突然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盯着金浩中,道“你真以为,朕的手段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吗?”

金浩中脸色微变,心想难不成卢峰还有什么手段不成?

可想想,在自己的剑道范围内,那卢峰就算是有逆天的本事又能如何?破得了自己的弱水剑诀?

随即便是冷笑一声,道“大话谁都可以说,但可惜,也就只能是说说,现在,给我去死!”

长剑再动,虚空中的弱水河中,突然掀起波涛骇浪,在河中下沉的卢峰就像是一片微不足道的树叶一样飘动,下沉。

一股恐怖的能量压向卢峰,要将他压如河底,夺了他的性命。

“金浩中,朕说过要感谢你让我领悟到了紫雷天阵的第二形态,但相比之下,朕更感谢的是你让我悟到了……”

“剑道玄文!”

“起!”

飘在弱水河中的卢峰,突然一声轻喝,身前道道纹路浮现,一个剑形玄文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弱水河中。

凌厉的剑气长贯,原本还汹涌的弱水河在剑气照射下,突然平静,整个河内只剩下那剑形玄文上凝聚的恐怖剑气。

“什么?”

金浩中眼睛一缩,眼眸中不受控制的出现了一丝恐惧。

弱水剑诀的威能有多大他自己最清楚,先前那吕布和赵云压着血衣楼两个天级杀手打看似很厉害。

可金浩中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自己施展弱水剑诀,瞬间就能够将他们斩杀。

在这弱水河中,真气如同大山一般沉重,根本无法运转,困在河中的武者,只能是等死。

若不是因为他气血衰败,不能多次施展弱水剑诀,他早就对吕布和赵云动手了。

而不是当做压箱底的绝招留到现在斩杀卢峰。

可,如此厉害的弱水剑诀,为什么会在卢峰的剑气下突然平静?甚至连他这个主人都无法控制弱水河。

“金浩中,这一剑,你敢接吗?”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