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星神官修为极高,神念能覆盖整个昆仑元庭,他可以判断声音,从而决定观赏之比的胜者。

不仅如此,超星神官虽然很威压,但语气极具情绪煽动力,使得圣台不会尴尬,也能让众生兴奋起来。

他的声音通过无数光幕,响彻昆仑元庭。

很快,观赏之比开始。

一名名天骄接连出手,各种华丽而震撼的神通表现出来。

他们可以说出自己想要的场景,超星神官就能创造出来。

不同的环境能造出不同的效果。

例如有一人一剑斩破天地,劈出宇宙来。

例如有人撒花,万千星辰化为金莲,齐齐爆炸,震撼眼球。

还有天骄以掌为刀,绽放亿万刀光,将昏暗宇宙拼凑成一个明亮的天地。

各种各样的夸张神通,让昆仑元庭众生的情绪此起彼伏,绝大多数生灵都直呼过瘾。

周玄机也觉得不错。

寂寞性感的女孩

他的许多神通都很有观赏性,但他没有参加。

主要是观赏之比太早,虽然开场热闹,可等超星圣比结束,谁还记得?

这就是周玄机选择中期项目的原因之一。

足足过去三日时间,观赏之比方才结束。

第一名足足过得五亿功德点数,还有诸多宝贝,让众生羡慕不已。

随后是第二个项目。

周玄机不再观看,开始打坐修炼。

在场之中,只有他在修炼,因为对于天骄来说,现在修炼,等于临时抱佛脚,关键是这个佛脚没用。

周围的天骄们认为他故作高冷,不屑一顾。

时间一天天过去。

昆仑元庭内的各赌坊正热火朝天的开盘着,毕竟超星圣比乃是整个昆仑元庭的狂欢。

周玄机的第一个比试项目是论道。

排在第二十三位。

前面的项目大多都没有实质性的竞争,直到遇到法宝之比。

这个项目绝对是有钱人的游戏。

周玄机睁眼看去,看着那些法宝被轰碎,他都有些心疼。

值得一提的是嬴诸葛与楚墨辰都没有出场,排行前十的恐怖天骄都巍然不动。

直到半年后,论道之比开启,一名排行第八的天骄腾飞而起,他名为吴涯,十六星资质。

周玄机感受到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包裹住自己,带着他腾飞而去,飞向云海漩涡,他立即拿出天愚剑,佩在腰间。

他举目望去,发现参加论道之比的天骄只有一百二十七位。

论道之比有另一个说法,就是嘴皮子之比,不得动用道力,很容易折损形象。

他们穿梭漩涡,降临圣台,长弓神脉与附近的神脉、元城都沸腾起来。

他们终于等到周玄机!

超星神官一一介绍,得知论道之比有十六星天骄参加,云中秀等人都为周玄机捏了一把汗。

倘若周玄机第一轮就遇到十六星天骄,岂不是太悲剧了?

“现在开始抽选对手,其中有三位将一起论道,一位一句,不得抢话,只决出一位胜者。”

超星神官开口道,右手一挥,一百二十七位光团飞向圣台。

天骄们纷纷出手抢夺,周玄机不急,将仅剩下的那个光团吸入手中。

当所有天骄得到光团时,他们就被光团拉向对手。

好巧不巧。

周玄机的对手正是十六星天骄吴涯。

吴涯看起来好像一名书生,面带微笑,丰神俊逸。

两人相对而坐,其他天骄也是如此。

他们各自相距数百丈远,互不影响。

“你想论什么?”

吴涯盯着周玄机,微笑着问道。

不知为何,他看周玄机很不顺眼,总觉得此人很贱,但他还是保持着强者的风范。

周玄机不知天愚剑能否对吴涯产生效果,天愚剑有降智能力,而且不用消耗法力,不算违规。

“至尊是如何来的?”

周玄机问道,神情平静。

“自然是昆仑元庭孕育而来。”

“昆仑元庭又是从何而来?”

“来自最初的至尊所创造?”

“那最初的至尊又是如何诞生?”

“道之存在,应运而生,至尊自然也是如此。”

吴涯从善如流,轻松解答所有疑惑。

周玄机微微挑眉,看来自己低估了对方。

他还想着问一个类似于鸡与鸡蛋谁先出现的问题,结果这厮硬着接,让他无法接上这种问题。

得认真了!

周玄机眯眼问道:“一片无灵的虚境内,一座瞭望塔崩塌,请问会有声音吗?”

吴涯眼中流露出鄙夷之色,道:“自然有声音。”

这不是常识?

“你怎么知道?”

“肯定有,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没有人在场。”

“论道之后,我给你演示一遍。”

“但你现在还是打错了,没有亲眼目睹的事物怎能亲眼断言?”

吴涯被问得莫名烦躁,总觉得周玄机在胡搅蛮缠。

但他不能发作,在论道之中若是发作,就输了!

不得他继续回答,周玄机追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东西是真的,无论怎样都不会变?”

吴涯回答道:“确实有一些东西,就该那样,但不绝对。”

“你叫吴涯,这个是真的吧?”

“自然!”

“若是至尊说你不是吴涯,众生都信服至尊,你还是吴涯吗?”

“单指名字?”

“有区别?众生认为你是另一个人,你觉得你还是自己吗?”

吴涯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皱眉,他觉得周玄机是在拿至尊压他。

强者为尊,这样的比喻不合逻辑。

他当即反客为主,问道:“换做是你,你觉得你还是你吗?”

周玄机嘴角一扬,道:“那是自然,我的存在,在于我的心,我的心若变,我就不是之前的我,我的心若不变,我依旧是我。”

吴涯听得心里冒起无名火。

这小子脑子有问题?

这个逻辑跟他之前说的有区别?

“那你认定瞭望塔倒塌不会有声音,就说明没有声音是你的答案?”吴涯眯眼追问道。

周玄机似笑非笑道:“那是我,不是你。”

吴涯瞬间在心里爆粗,杀心渐起。

他寒声道:“那你不是我,凭什么说我的答案是错的?”

周玄机不慌不忙的说道:“因为问题是我出的。”

吴涯:“……”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