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套别墅?三十四套外租房?我……请让我冷静一下。”

“这得有多少钱啊?还以为他离开了墨氏一无所有呢。”

“握草,这慕浅一夕之间位居富豪排行榜啊。”

“这女人有多大的魔力,能让墨景琛爱的这么疯狂?”

“我已经不知道这么多东西到底价值多少亿了。”

“五百亿?一千亿?算不出来,反正我知道慕浅是富婆了。”

“我尼玛,终于明白什么是宠妻狂魔了。”

……

曾经的墨景琛让慕浅感动过,现如今墨景琛做的事情更加让她难以置信。

慕浅早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朦胧了视线,连看着墨景琛都不是那么的清晰。

她点了点头,哽咽道:“愿意,我愿意,愿意……呜呜……”

忽然的哽咽,她上前抱住了墨景琛,感动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四周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持续了很久。

司仪感慨了几句,又将目标转向顾轻染。

顾轻染对陈湘也是一番掏心掏肺的倾诉,情深义重,惹人泪目。

“下面是交换戒指的环节。”

随着主持人说着,两对小花童送上戒指,顾轻染那边是两对不认识的小孩子,但慕浅和墨景琛这边却是小宝和妍妍两人送上戒指。

“妈咪,祝福你哟。”

“妈咪,爹地,一定要幸福。”

两个孩子很是开心。

要知道昔日里妍妍对墨景琛有很大成见,而今却真心实意的祝福两人,让慕浅甚是欣慰。

她知道,墨景琛在背后一定做了很多思想工作。

墨景琛和慕浅交换戒指,他抬起她的手,轻轻一吻,然后一家四口紧紧相拥在一起。

婚礼举行完毕,到了敬酒环节,两位新娘又去换了一身量身定做的中式婚礼服,做工繁复的婚礼服上镶龙画凤,凤冠霞帔,十分精致漂亮。

与西式的婚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唯美画风,令人移不开目,美极了。

墨景琛牵着慕浅,顾轻染牵着陈湘,两人走到另一边,去拜见了坐在高堂上的墨夫人和顾老爷子。

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坎坷,墨夫人已经接纳了慕浅,对于她夫妻俩跪地献茶,她非常的欣慰,给了个很大的红包。

顾轻染和陈湘两人敬茶给顾老爷子,同样获得了老爷子的欢心,给了个超大的红包。

……

一场盛大的婚礼空前绝后,在海城乃至国直播,感动了不少的人,更在短短一小时之间刷爆了各大APP小视频软件,甚至为墨景琛冠上了‘宠妻狂魔’的称号。

慕浅,无疑成了最大的赢家,最幸福的新娘。

婚宴举办了很长的时间,宾客们都在现场,结束之后就是几名歌手上台献唱,气氛相当活跃。

锦甜甜喜欢追星,她喜欢的粉丝正在台上,她自然也跟着慕浅沾了福气,去跟爱豆一起唱歌去了。

倒是芳柔怀孕了,现在身体不太好,坐不了太久,就早早的回去了。

谁知道,她人刚刚走出会场,便在会场外看见了站在一旁默默抽烟的戚言商。

两人就是那么巧合的遇到了。

她看见戚言商的那一刻,戚言商夹着香烟叼在嘴里,冷眸凝视着她。

自御景别墅离开之后,这是跟戚言商几天来第一次见面。

芳柔虽然吓了一跳,却仍旧故作平淡,只是感觉周围空气都变了稀薄了似的,让她呼吸有些不顺畅。

别开目光直接朝前面走了,没有只言片语,更不想跟戚言商有过多的话语交流。

“见了我就跑,怕我吃了你吗?”

男人倚靠在一旁,一手夹着香烟弹了弹烟灰,一手置于西裤口袋里,冷眸睥睨着她。

芳柔步伐一顿,侧目,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戚言商,只看见他朦胧的轮廓,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聊的。”

那天已经说好了,在孩子没有出生之前,两人不再纠缠,他也不会刁难她。

“那不如聊聊孩子?”

他提及孩子更让芳柔紧张了些。

伸手捂着腹部,战战兢兢道:“你说过,在孩子出生之前不会在为难我的。”

“所以,我有为难你吗?”

忽然反问了一句,芳柔哑口无言。

确实没为难,但是芳柔真的不想再看见戚言商。

她没有说话,迈步准备离开,谁料男人忽然上前,挡在她的面前,“带你出去兜兜风?”

“不用,我不想兜风。”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芳柔是这么看待他的。

“那我送你回去。”

“不必,我自己会打车。”

直接拒绝的干脆利落,那种明显的疏远和厌恶灼痛了戚言商的眼。

男人不悦的颦蹙眉梢,“芳柔,你就这么讨厌我?”

芳柔站在他的面前,缓缓抬头,望着他那一张隽冷的面庞,俊逸的容颜,帅气逼人,透着一股子硬朗。

不得不说,撇去那拙劣的性格,他真的很吸引女人。

只可惜……

“说的好像你不讨厌我一样。相看两生厌,何必互相折磨?你说对吗,戚先生?”

“你讨厌我是因为你母亲的死?”

“别跟我提我妈妈的死!”

母亲的死是芳柔的逆鳞,每一次戚言商提出来,她都觉得万分的愤怒,憎恨,无法原谅。

到现在,芳柔都不知道如果腹中孩子出生,孩子问起外婆,她该怎么回答。

她气红了眼睛,气的浑身颤抖着,那样子又可怜又无助,让人心疼。

“你跟我来。”

戚言商呆愣了片刻,拽着她就走。

“放手,你放手,你要带我去哪儿?你说过不会再为难我的。”

芳柔挣扎着。

实则在心底,她是真的害怕戚言商的。

现在要被戚言商带走,真的害怕又会像以前一样被他软禁,折磨,活得不如一只狗。

“你在怕什么?我说了不会动你就一定不会!”

男人松开她,焦躁的扯了扯领带,“跟我上车,带你去个地方。”

她愣了愣,见到戚言商确实没有任何的敌意,方才跟他一起上了车。

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她始终不放心。

……

而与此同时,乔家。

乒乒乓乓……

乔薇一把将卧室里的东西一下子拂到了地上,化妆品什么的都摔得稀碎。

她近乎抓狂的尖叫着,怒骂着,“墨景琛,慕浅,你们一对贱男女,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啊啊啊啊啊!”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