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方南对南宫家这群人,还真是有感情的。

他只是用在饮水中下了麻药,麻翻了众人,却并没有痛下杀手。

随后,谢牧与南宫嫣然先是救醒了几人,然后命他们去救醒其他人,而他俩则是在打听到爷爷南宫战的位置后,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毕竟,众人只是被麻翻,而南宫战则是命悬一线,生死未卜。

终于,按照指引,谢牧与南宫嫣然在村落的正中央的房子里,找到了昏迷的南宫战。

一头白发,国字脸,满面皱纹,仿佛干旱了许久的黄土地。

老人的脸色因为伤病而显得苍白无力,让人看着心疼。

这是谢牧第一次看到这位对谢氏忠心耿耿的老人,心中情绪复杂。

有感同身受,但更多的是敬佩。

为了一个忠字,秉承家族遗志,苦等千年。

这份气魄,这份情怀,谢牧自愧不如。

推己及人,假如角色互换,谢牧扪心自问:

学生服双马尾妹子苹果脸讨喜

我能够做到这一步吗?

肯定是不会的。

谢牧骨子里,是把家人看的特别重的人,他自己受苦可以,但是如果让妹妹谢瑶跟着受苦,他早就造反了!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谢牧甚至可以理解方家人的背叛。

毕竟,人家是活生生的被困了千年!

但是,理解不代表支持。

跟何况,方家人对谢氏一族的打压,以及二十年间,被方家打着沙盗旗号,惨遭屠戮的二十个村子,这一笔笔的血债,谢牧都要找他们报!!

随后,谢牧先是帮老爷子梳理了一下经脉,然后将雪蛤玉蟾劫丹给老爷子服下。

“放心吧,老爷子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话,南宫嫣然眼中顿时起雾,眼泪夺眶而出。

从爷爷受伤至今,她无时无刻不盼着爷爷能好起来,今天终于实现了!

试问,她如何能不哭?

“需要肩膀吗?”

谢牧突然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笑道:“放心,这次我的手会很老实……”

南宫嫣然瞬间俏脸羞红,娇嗔地骂了句:“滚!!”

说完,她自己竟先笑了。

花枝乱颤,无限春光明媚。

“谢谢。”

南宫嫣然深情望着谢牧。

谢牧嘿嘿一笑,又做了个拥抱的姿势:“真的不拥抱一下吗?”

“滚!!”

……

房间里,谢牧与南宫嫣然守着南宫战,一边等待着他的苏醒,一边聊着天。

“我现在还是想不通的……”

南宫嫣然突然有些不解:

“既然南叔是内鬼,而且对方家的大公子那么狂热,为什么不把爷爷偷袭月神殿这么重要的消息传过去,难道一句感情深就解释一切吗?”

哼。

谢牧一边帮老爷子检查身体,一边冷笑:“感情这种东西,虽然价值连城,虽然比任何关系都要牢固,但是也分人好吗,你觉得像方南老头那样,可以悄无声息潜伏三十年的内鬼,从他嘴里说的感情,能靠谱吗?”

南宫嫣然皱眉:“那他为什么不肯把消息传过去?你应该知道的,但凡他把消息送到月神殿,以我爷爷这群人的实力,绝对是十死无生的!!”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把消息传回去?”谢牧冷不防道。

蛤?!

南宫嫣然瞬间哑口无言。

谢牧又笑:“就是这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他没那么做?”

南宫嫣然辩解:“不对啊,你仔细想,这次爷爷偷袭月神殿,在月神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依旧弄成了两败俱伤,假如月神殿提前得到了消息,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呵呵。

谢牧依旧摇头:“不,恰恰相反,我反倒认为,方南老头多半已经把消息送回去了,只是被人封锁了起来!!”

南宫嫣然瞠目结舌:“封锁了?谁会封锁这么重要的消息?”

谁?

还能有谁?

大公子方乾呗!

谢牧眼底泛起一抹深邃,沉吟道:“我们做个假设啊,假设方南老头已经把消息送到了大公子方乾的手上,但是被他故意封锁了起来……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目的呢?”南宫嫣然不解,“他封锁消息的目的是什么?”

谢牧笑:“很简单,排除异己啊!!”

异己?

南宫嫣然心头一动,若有所思:“你是说……二公子方坤?”

谢牧点头:“没错!!如果我是大公子方乾,得到月神殿即将被偷袭的消息,最有利的选择是把对手当成挡箭牌,此消彼涨,一箭双雕,岂不美哉……”

说到这,谢牧突然看向南宫嫣然:“还记得被你杀死的那个月神殿炼药师谢金城吗?”

“那不过只是个不入流的小炼药师,你觉得他成为方坤心腹的几率有多大?”

“方坤为了他,不惜大动干戈,率军围剿你们的几率又有多大?!!”

南宫嫣然愣住了,这些问题,如果不是谢牧问起,她甚至都不会去思考。

“你的意思是……?”

谢牧站起身,望向窗外方向,沉声道:“据我猜测,这次你爷爷偷袭月神殿,损失的一定都是方坤的人,而且极有可能是中坚力量,所以他才会如此愤怒,在得到你们位置之后,才会率军围剿!”

“至于那个谢金城,不过是根导火索而已,你明白了吗?”

说到这,谢牧转过身看向南宫嫣然,却见后者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他。

好像在打量怪物一样。

“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南宫嫣然试探问道。

谢牧扬起下巴,傲然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南宫嫣然连连点头:“果然很变态!!”

谢牧得意哼了一声:“那是……嗯?变态?!!!你什么意思?”

南宫嫣然瞥了谢牧一眼:“有句话说,变态的心思,只有另一个变态最清楚,大公子方乾为了排除异己,不惜向自己的弟弟下杀手,够变态吧!而你却能理解他的心思,你不是变态是什么?!”

“……”

一项自诩能言善辩的谢牧,此时竟彻底无言以对。

看着谢牧吃瘪,南宫嫣然顿时露出得意模样,道:“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谢牧愣了一下:“什么真的假的?”

“就是你刚才的推断呀,你觉得可信度有几成?”

谢牧思考了一下,意味深长道:“我希望是零。”

“……”

南宫嫣然皱眉,不解。

“理由呢?”

呼。

谢牧缓缓吐出胸口浊气,凝重道:

“如果我的推断是真的话,那我们即将面对的这位对手,可就真的难缠喽!!”

……

大漠东方,天月神山之中,有一大片宫殿群。

殿群中央,有座主宫殿,名为封天大殿,有下人正在洒扫。

尽管他们洒扫的极为认真,但是殿外石栏、台阶上,依旧有斑斑血迹。

半月之前,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夜袭,月神殿死伤惨重。

那一夜,血流了一整夜,以至于血迹都浸入石料之中,任凭如何清理,都清理不掉。

石栏旁,有位锦衣公子凭栏而立,遥望西边,眉头时紧时松。

公子一身华服,相貌不俗,气质更是凌厉至极,以至于他周围十米之内,竟是无人敢靠近。

他便是月神殿方家的大公子,被誉为乾坤二子的方乾。

当然,自从二公子方坤死亡的消息传到月神殿后,再没有人提过这个称号。

脚步声起,一个浑身罩在黑袍里的人快步走来。

“事情办妥了?”

方乾问黑袍人。

黑袍之下,响起沙哑的嗓音,像是砂轮在打磨铁器,有些刺耳。

“方坤家眷,一应三十六人,尽数遭诛,一个不留。”

方乾点点头,又问:“那帝家的‘十二法则星云图解’找到了吗?”

黑袍微微颤动,似是在摇头:“我带人翻遍了方坤府邸,始终没有找到那三枚龟甲,想来如此珍贵的东西,应该在他戒指里。”

戒指。

方乾叹了口气:“这么说,那三枚龟甲已经落在谢牧手里了?他应该不知道那东西的真实用处吧?”

意外的,黑袍迟疑了好一阵,闷声道:

“据我猜测,鼠大将绝不会告诉他龟甲秘密的,毕竟这是他们一族安身立命的根本,但是谢牧自己能不能悟到,就不好说了……”

呵呵。

方乾突然笑了两声,语气中带着一丝好奇:“从认识你的第一天,你对这个谢牧就赞许有加,如果不是知道你们有血海深仇,我甚至都怀疑,你和他是朋友!!”

听到这话,黑袍之下传来一声叹气。

紧接着,黑袍被掀开,露出一张久违的脸。

如果谢牧在这,一定能第一时间认出他来:柳擎!

“我和谢牧不会成为朋友,以前不是,以后更不会是。”

方乾满意点点头:“如此最好,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等!”

柳擎眼中泛起一抹深邃:“九宫阵的消息一经传出,已经吸引了大量武者前往,但是生肖家族除去杨马两家的小家主亲自前往以外,朱家与侯家,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姬茗苟稻,鼠大将还有那头牛犊子呢?他们的反应如何?”方乾问。

柳擎摇头:“暂时都没有动静。”

方乾笑了:“看来,人家还在观望啊!”

柳擎点头:“所以我们必须等……鱼饵已经洒出去了,只等鱼儿上钩了!”

方乾点点头,随即起步朝书房走去。

“对了!”

没走几步,方乾突然停住,头也不回道:

“把方坤家眷都好生安葬了吧,毕竟大家都是亲戚,这点情分总该有的。”

柳擎躬身:“公子仁义。”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