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战族人的这支远征战舰只剩下了七艘,可是这对于人类来说,还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陈重带来的三艘九州战舰配备了炎狱级超能主炮,这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的确可以攻破战族人那坚固无比的能量护罩,将敌舰一击毙命,可惜它的缺点也十分明显。

不说体积较大这件事,单说蓄能时间太长,消耗的能量太多,这就限制了它的使用范围,毕竟大多数战斗需要的是密集火力,而不是这种一锤定音的超强攻击。

从开战之初,因为超常的蓄能时间,三艘九州战舰一共只攻击了三次,这还要去掉第一炮,毕竟那一击是早就蓄势待发的,所以严格来说,每艘战舰只攻击了两次。

这要是放在常规战斗中,九州战舰早就被敌人干掉无数次了,也只有在这种有着大量友军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杀伤力。

战族人是一个存在无数年的文明,他们无论男女都是自傲、并且重视荣誉的战士,而战族人最广为人知的名言‘用武力拿走想要的一切’!

崇尚武力,尊严的侵略性文化刻在了每个战族人的骨子里,也使他们成为星际间令人敬畏的军事力量。

凯拉尔将军就是一位最传统的战族人,按照他的性格,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死战到底,杀死最后一个敌人。

眼下虽然给与了人类重创,这可以从遍布在战场上的无数战舰残骸就可以看出来,可是战族这支远征战舰似乎也无法达成征服人类的战略目标了。

“继续战斗!为了我们的尊严!”

在明知会葬身于此的情况下,凯拉尔将军依旧振臂高呼,而七艘战舰上的大部分战族人也附和起来,面对必死的命运,他们毫无惧意,或许这就是战族可以称霸宇宙的一个原因吧。

然而战族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在他们之中也有很多性格各异的个体,发展到了了现在,帝国中既有凯拉尔将军这样主张继续扩张侵略,好斗残暴的的派系,也有希望和平的温和派。

雾里看花寻诱惑

除了这两种思想截然不同的群体,战族也有一些理智派,比如旗舰上的副舰长费尔巴将军。

严格的来说,费尔巴将军也属于主战派的一员,可是他跟凯拉尔将军不同,他将骨子里的残暴和狂热藏在了心底,而一向表现的极为理智。

这场战斗进行到了现在,虽然战族仅剩的七艘战舰还是可以给与人类重创,可是他们也再也回不去自己的家园了,只能死在这里。

看到凯拉尔将军和众人如此狂热的要战斗到最后一刻,费尔巴却冷静的建议道:“将军,我们应该返航。”

“返航?你说什么?”

在这种时候听到费尔巴的话,就如同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泼上了一桶冰水,不但凯拉尔将军满脸的诧异,就连周围的其他各级将官都愣住了。

几秒钟后,众人反应了过来,他们看向费尔巴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估计要不是他的军衔较高,可能都会有人站出来质问和怒骂他了。

别人不敢问,凯拉尔将军身为远征舰队的指挥官自然没有这些顾忌,当即用通红的眼睛盯着他问道:“费尔巴,难道你怕死么?”

费尔巴摇摇头,随后很镇定的说道:“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死的毫无意义。”

“费尔巴,你告诉我,难道为帝国战死,不是每一个战士最高的荣誉么?”

“是的,的确是最高荣誉,可是有时候我们必须为了帝国,牺牲自己的荣誉。”

说到这里,费尔巴指着舷窗外那三艘九州战舰说道:“如果我们都战死在这里,那谁也将这些情报送回帝国?

这三艘战舰配备的主炮明显跟先前传回来的情报不符,经过这一战之后,人类必定会大规模建造和配备相似的主炮,这样一来帝国下一支舰队到来,他们一定会死的比我们更惨。

所以我认为大家应该牺牲掉属于自己战死的荣耀,将这个重要的讯息送回到帝国。”

费尔巴的话说完后,所有军官和船员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战斗还在继续,不过这些战族人并没有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战斗上,对于该英雄战死,还是从战场上撤退,他们的心中都在激烈的斗争着。

在战族人的传统中,在战场上离开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杀死所有的敌人,除此之外都算是逃兵,将会受到所有人的唾弃和羞辱。

虽然按照目前的情况,凯拉尔将军和其他的船员士兵们都有足够的撤退理由,可是他们要是就此离开,那将会成为一辈子的污点,所以大家才会如此的挣扎。

“轰!”又一艘战舰被人类舰队的集火攻击毁掉,看起来战族远征舰队还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

看到那炸碎的己方战舰,凯拉尔将军双手握紧面前的栏杆,甚至都将这种坚固的合金栏杆都握的变形了,这才艰难至极的说道:“我们…撤!”

“撤?”从未质疑过凯拉尔将军的部下,此时用难以置信的语气确认道。

凯拉尔将军明白他们的意思,他环视战舰上这些跟随自己多年的下属将士,开口说道:“我理解你们,其实我也很不想这样做,但是为了帝国能够彻底征服人类,为了帝国能够继续繁衍下去,我们必须这样做!”

顿了顿,凯拉尔将军眼中露出凶光,大声说道:“这次我可以饶恕你们质疑我的命令,可是再有下次,我不介意将他丢到太空中去!”

凯拉尔将军多年来的威信还在,各艘战舰上的将士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当即准备撤出战场。

“轰!轰!”

九州战舰经过了漫长的时间,炎狱级超能主炮再次积蓄够了能量,而当它们开火之后,又将两艘战族战舰轰爆。

此时战族远征舰队仅剩下四艘,这还是因为刚才有一艘闪避的及时,所以才幸免于难。

凯拉尔将军知道己方的战舰已经被重重包围,当即下令道:“转向,从美盟舰队那边突围!”

xiazaitxt

admin666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