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夏知星在魔都拍摄杂志封面,休息的时候听到几个小姑娘在后面窃窃私语。

“微博上有个叫‘扒料大叔’的大V一大早曝料手上有个流量小鲜肉的绝顶大瓜,还说一定会惊破大家的眼球,字里行间吊足人的胃口了。”

“我也听过这个大V,据说他的曝料十有九准,而且都是大料!”

“真的吗?到底是哪个流量小鲜肉啊?不会是司澈吧?我可是他的老婆粉,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的情瓜了。”

……

夏知星揉了揉眉心,莫名的就感觉到这事说不定还真的和司澈有关。

但或许是她想多了,圈内那么多流量小鲜肉,怎么可能什么事都被司澈摊上?

她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下午五点,拍摄才结束,多莉便帮她买了最近一趟七点的飞机飞江城。

夏知星拍下航班时间发给希灿:抱歉啊!等我回到江城已经很晚了,要不改日再约?

【好。】

和服美女撑伞莲步轻移

希灿的回复干净利落。

夏知星点开老公的微信给他也发了一条信息,薄夜宸迅速回复:我下班后直接去接。

【老公,我今晚想吃烤串。】

【不是要减肥的吗?】

【就一次嘛!】(后附撒娇卖萌的表情)

薄夜宸很快就投降了,在宠老婆这件事上,他向来是没有任何底线的。

五个小时后。

江城。

某条大排档夜市街的路口停着一辆黑色卡宴,因为怕人认出,薄夜宸便让司机小安去买烤串了。

夏知星闻着窗外的香味,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叫了,她颓丧的贴在窗玻璃上,简直望眼欲穿的盼着小安快点回来。

初夏过后,夜市上的人多如牛毛,大家都是边吃烧烤边喝啤酒边聊天,热闹非凡。

人多了之后,点单自然就慢起来。

大约二十来分钟,夏知星才吃到她想念了多时的烤串,那味道,真是美味啊!

于是,一路回颐园,车内都弥漫着一股摄人的香味……

本来不饿的薄夜宸也被她馋得肚子咕咕叫了,“夏宏伟一家这几天没给打电话吧?”

夏知星含糊不清的回道:“没有。现在我爸和沈曼仪彻底撕破脸,只怕内斗都够她们忙活的了。”

其实,薄夜宸一直有派人在盯着夏家那边,并放话给夏宏伟一家,如若再敢找他老婆麻烦,那就举家搬去非洲生活。

他森冷冰骇的话吓得夏宏伟瑟瑟发抖,只得变卖了家中老爷子留下来的古董和名画,好不容易凑齐了一千万还给了赌场老板。

“爷爷的古董和名画我已经着人买下来了,想要的话随时可以拿去。”

夏知星刚好吃完最后一根烤串,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老公应该早点告诉我这个的。”

这样她就没心情吃烤串了,也就不担心长肉肉了。

夏家所剩下的值钱东西就只有爷爷留下来的古董和字画了,不管夏宏伟对自己怎么样,爷爷对自己倒是真的好,只可惜爷爷去世得太早了……

若没有爷爷的深谋远虑,她也不可能抱上薄夜宸这根参天大粗腿。

唉……爷爷的在天之灵要是知道父亲如今变成这样,只怕在天堂都要气得活过来。

薄夜宸捏住她的手,“不是肚子饿了么?总得先填饱肚子。而且这件事事关爷爷,我想了想,还是要让知道。”

夏知星当然知道薄夜宸的心意,回握住他的手,“我知道的。我就是需要消化的时间,爷爷……他是夏家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要是没有他老人家,我也不可能嫁给。”

“就算没有爷爷,我也会娶。”

薄夜宸这话接得太快,再加上车外有人在按喇叭,她一时间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说什么?”

“没什么。”

“……呃。”

****

夏宏伟虽然还清了赌债,但同时也意味着他彻底身无分文了,所有的信用卡都被停了,公司虽没宣布破产但也差不多了。

他之前住的大别墅因为被抵押出去,所以没几天就被人收走了。

收拾东西离开别墅的时候,沈曼仪脸色黑得跟什么似的,她做梦都想不到挥金如土的过了半辈子之后,居然有一天会再次变成穷鬼。

而这一切都拜夏宏伟那个男人所赐!

她气得骂道:“夏宏伟这个杀千刀的!我真是上辈子欠了的!现在让我们母子三人去哪住?以后靠什么生活?这个老不死的!”

她越骂越狠,夏宏伟本来就火大,这下气得直接冲过来,揪住她的头发甩手就是一巴掌!

“贱

人!老子以前给买了那么多金银首饰和珠宝,随便拿去当铺当掉也够租个房子了,别想再拿老子的钱去养小白脸!”

沈曼仪被他打了一个踉跄,冲过来就要打他,俩人很快就扭打成一团了。

一旁的夏宇轩都看呆了。

然后就听到他姐姐在旁边说道“怎么样?我前几天跟说的问题应验了吧?而且看着要更严重。”

夏宇轩急了,催促道:“快点想办法啊!”

夏雨桐看着打得不可开交的父母,心中升起一抹悲哀,突然就特别羡慕夏知星了,她早早就脱离了夏家这个牢笼,还嫁给了全球榜上有名的黄金单身汉薄夜宸。

这种殊荣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可当初她竟然寻死觅活的不愿意嫁。

如今却又牢牢的抱住薄少的大腿,各种讨好他,魅惑他。

真是有够水性杨花的!

偏偏薄少吃她那一套……

夏雨桐越想越生气,就因为自己比她小三岁,所以只能深深的陷在夏家这团泥泞的沼泽地里无法脱身。

她干脆搬起桌上的一个大花瓶,朝旁边狠狠砸下。

“嘭”的一声巨响,让夏宏伟和沈曼仪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夏雨桐。

夏雨桐一脸平静,“爸。妈,到了如今这种地步,打架能解决问题吗?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要是被左邻右舍看见俩带伤的样子,岂不是徒惹人笑话?或者说,们是想给我脸上抹黑吗?我下个月可就要进组拍戏了。”

最后一句话格外有杀伤力。

夏宏伟和沈曼仪俩人瞬间像是看到了无数的粉红色钞票朝他们砸过来,俩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和缓了许多,难得的是异口同声。

“桐桐啊!爸爸(妈妈)绝对没有给抹黑的意思,放心,爸爸(妈妈)这就收拾一下,绝对不让外人看到我们这幅样子。”

听到这里,夏雨桐都想笑了,果然还是钱管用啊!连说话都一致了。

只怕在夏宏伟和沈曼仪的眼里,自己已经成了他们的摇钱树了。

呵!

admin666 未分类